【香港為何遍地開花】議員鄺俊宇:611後,議員選擇「站在雞蛋前」

出版時間:2019/07/18 00:01

鄺俊宇/香港立法會議員、註冊社工

2019年,夏秋之交,香港發生的一場「反送中」運動,執筆之時,運動尚未結束,惟有太多的畫面實在需要記錄下來,或許我們先由6月11日的凌晨開始說起。很多關注事件的朋友都知道6月12日為「反送中」運動裡的其中一場大戰,然而在這一日之前的凌晨,是我覺得更重要的時間,因為那是議員與群眾建立信任的開始。

6月11日凌晨,警方於香港金鐘一帶對路人做出無理的搜身要求,大概是當你身穿白色或黑色衣服,警方都有可能要求搜查你,其中一幕更是多位市民被一字排開,如犯人般遭查問。我從新聞知悉情況,有感警方的搜查不合理,於是列印了《警察通例》並到達現場,與警員展開辯論,其後幸有不少議員朋友加入及巡邏,並逐一替遭無理搜查的市民解圍。

信任由6月11日凌晨開始建立,然後轉眼就到6月12日,相信不少讀者都知道香港發生了什麼事,那是香港的一道傷口,150枚催淚彈、30袋布袋彈,用來對付我們的學生,甚至參加和平集會的市民,其後事件發生一系列的變化,由林鄭月娥所領導的特區政府堅持將《逃犯條例》直上香港立法會二讀,到後來政府被逼暫緩相關條例修訂,以及其後特首向社會致歉等,在此不詳述,筆者只是想指出運動中,香港人是如何以雞蛋對抗高牆。

其後,林鄭月娥開始不敢露面,逃避回應群眾對她的訴求,群眾漸漸將包圍香港金鐘區的行動「遍地開花」,逐一散落在各大社區,別看輕社區的動員力,當中在九龍區所發生的遊行高達20多萬人參加,可見香港人的憤怒並未消散。但在另一邊,筆者注意到林鄭月娥及其團隊嘗試轉移視線,計劃以警力解決政治問題,當市民上街示威及請願,政府就出動警隊作打壓,我過去1個月經常在衝突的前線游走,感受百般滋味。

其中一場最荒謬的警方清場的行動,竟然是闖進沙田新城市廣場內,推進、搜捕、圍堵示威者,廣場裡大部分人士都是普通市民,他們大多是剛吃完飯、看完電影,經過廣場大堂時,就遇上警方粗暴的驅趕行動,在媒體所拍攝的一些照片當中,我們看見全副武裝的警員以警棍指向市民,有小孩被嚇呆、有老人家哭崩,一時間廣場變戰場,混亂得非筆墨所能形容。

筆者當時身在其中,剛剛緩衝完廣場外的衝突,想不到進入廣場後的情況更糟糕,警方以盾牌陣推進,見路人走近就揮棍,筆者甚至誤中警方所施放的胡椒噴霧,場面有多難控制可想而知。在一個如此狹窄的地方出動防暴警察,施放胡椒噴霧,到底是哪一位現場的指揮官做出如此天才的決定?惟當時我不斷向警方質問亦不得要領。

說穿了,作為特首的林鄭月娥,妄想躲在警察的後面就可以逃避香港人的憤怒,這是相當不智的,在這一段時日裡,香港的高官們如隱藏起來,只懂躲在冷氣房就事件發譴責聲明,以上述沙田廣場粗暴清場的事件為例,政府在事件後數小時就寫好聲明並發表,內容大概是譴責示威者的不是,但政府自己的不是呢?林鄭月娥視而不見,以為問題不說出來,或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問題就會不存在。

執筆之時,「反送中」運動尚未結束,過去1個月來,我已習慣游走在學生與警察之間,只有一個很卑微的願望:「不要再有多一位手足出意外。」會稱呼在場的學生與市民為「手足」,只因我們彼此真的如手足一樣,缺一不可。

村上春樹有一句名言:「在雞蛋與高牆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邊。」容我借來引用,並加上這一句:「在雞蛋與高牆之間,我們永遠站在雞蛋的前面。」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