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為何遍地開花】退休教授鄭宇碩:暴力惡循環,前線警情緒幾失控

出版時間:2019/07/18 00:00

鄭宇碩/香港城市大學退休政治學講座教授、香港真普選聯盟召集人

香港年輕一代的政治參與,自「佔領運動」後有一段時期陷於低潮。一是「佔領運動」沒法取得明顯的成果,「勇武抗爭」與老一輩的非暴力抗爭同樣無法迫使北京與特區政府讓步。

相反地,特區政府秋後算帳,激進的運動領袖被迫離港,或遭起訴坐牢;參選立法會也被褫奪議席。最近3年的示威遊行,人數都不多,而且青年人數明顯減少,大學學生會的旗幟經常缺席。

然而參與雖然低落,但年輕一代的憤怒仍然不斷累積。貧富越趨懸殊,社會流動向上機會下降,房價高企等結構性的社會經濟問題,年輕人都是主要的受害者。每天打開電視看新聞,一般市民,特別是年輕人,都很容易感到被出賣。民間痛罵當權者的口號亦由「官商勾結」轉移到行政長官與建制陣營「賣淫」。

本港的政制本來就不算民主,權力集中在行政機關,即特首手上;就政府的人事安排、提出法案、增加政府開支、傳召官員作證等,立法機關基本上是沒有任何主動或動議的權力。

最近在林鄭月娥任內,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強行修改「議事規則」,民主運動在立法會的少數派再沒有什麼制衡力量。建制陣營有把握通過任何法案,甚至依照其時間表通過任何法案。

6月9日,100萬人上街示威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當晚政府發表聲明,法案如期送進立法會審議,內容亦不會更改。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翌日宣布審議法案的安排,訂於6月20日投票。市民對政府的傲慢大為憤怒,連百萬人上街也不能促使政府讓步,進一步抗爭的契機就出現。

6月12日,大概4萬名左右的示威者包圍立法會,成功阻止立法會開會,爆發警民衝突。但事件引起北京注意,林鄭被迫宣布「暫緩」修例;但其傲慢的態度更激起6月16日200萬人繼續上街抗議。

林鄭政府拒絕用「撤回」的字眼,拒絕設立獨立的調查委員會徹查警方濫用暴力,令全港市民失望。民主運動要求釋放被捕人士,取消就6月12日警民衝突作為「暴動」的定性,以及林鄭下台,政府更加不予理會。政府不讓步,民主運動,特別是年輕人不罷休,就是現階段警民衝突的近因。

示威者認為有必要學習法國的「黃背心運動」和南韓要求朴槿惠總統下台的群眾集會方式,不斷組織活動困擾政府。這些活動引致警方干預,自然容易發生警民衝突,包圍警察總部就是顯著例子。

林鄭政府「擠牙膏」式的有限讓步形成惡性循環。每一次拖延,激起市民更大的憤怒,更加堅持原先的全部訴求,政府無法或無意有效回應。在較低層次,另一個惡性循環亦已形成。每一輪警民衝突,均激起市民對警察的敵意,特別是年輕人;警察本身自然也有負面情緒。

上星期六,屯門的示威者與警方衝突,示威者不滿。部分在星期天沙田的示威行動中有意挑戰警方,後者亦準備鎮壓,衝突難免。問題是林鄭政府全無疏導措施,警民關係異常緊繃。社會上對警察的態度形成對立,多數人對警方有嚴厲批評,前線警員有頗大的情緒問題,很容易有失控的危機。

林鄭政府不再有重大讓步,民憤自難平,警民衝突就會繼續。當然香港警隊有足夠的實力維持治安,參與警民衝突者人數亦有限,一般不會超過幾千人。不過警民衝突反映矛盾沒有化解,政治危機深化,香港的形象和營商環境受損。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