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4沙田警民混戰】香港議員譚文豪:港版「屍速列車」 乘客擋門救人

出版時間:2019/07/17 00:00

譚文豪/香港立法會議員

7月14日,我在沙田見證香港30年以來,首次有十數萬香港市民帶著標語高喊口號攜手走過城門河;同日我在同一地點見證沒有編號的數百防暴警察封鎖所有退路,圍堵本來準備離開的示威者,最後更強行闖入新城市廣場追擊示威者,引發嚴重警民衝突。這個晚上,警民之間再次結下不解深仇,反映警察及當權者已經喪失一整代香港人的信任。

自今年6月以來,香港人為反對《逃犯條例》發起過多次遊行,6月16日遊行人數更高達200萬,亦發動過圍堵警察總部、佔領立法會等事件,甚至起碼有5名香港巿民選擇以死控訴,要求香港政府全面撤回條例。但特首林鄭卻一直龜縮,拒絕回應巿民提出的五大訴求。因此自7月開始,香港人改變抗爭路線,在18區遍地開花,輪流發起遊行,而7月14日的沙田區遊行共有11.5萬香港市民響應。

當日遊行和平有序地舉行,但警方依然在終點沙田部署大量警力,令氣氛一直緊張。直至下午5時,有警員在未有舉旗警告的情況下,突然在源禾路與沙田鄉事會路交界向示威者施放胡椒噴霧,瞬間激起民憤。數千巿民隨即築起防線與警方對峙,我與一眾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立即趕往現場,呼籲警方撤退,避免再一次引發嚴重衝突。

甫入夜警方便迫不及待驅散示威者,出動數百防暴警察手持警棍長盾在十字路口三面同時推進並清拆路障,示威者被迫向後退去。當時多位議員與警方指揮官交涉,該警司一度承諾只要示威者向沙田港鐵站方向和平散去,警方便不會再向前推進。

然而不到15分鐘,警方便即出爾反爾,再次大舉推進並警告出動催淚彈。當時絕大部分示威者只能選擇向沙田火車站相連的新城市廣場撤退並乘搭港鐵離開,議員們亦再次試圖讓警方減慢推進速度,然而警方一直窮追不捨,並突然闖入新城市廣場「包抄」示威者,更在沙田港鐵站閘口外組成封鎖線,截斷示威者退路,令大批示威者連同一班無辜市民因而被困於商場內。

不少巿民要求在沙田站乘車離開,警方卻只肯打開僅足夠讓一至兩人、兩旁盡是警察、猶如木人巷的「小路」通過。無奈巿民早已對警察失去信任,濫用暴力已成普遍觀感,試問他們又怎夠膽量走過那條窄巷離開商場呢?而最終引爆衝突的轉捩點是防暴警察闖進新城市廣場內部,不停追打及捉拿落單示威者,室內狹窄環境與無路可退的情況下,迫使示威者反擊,爆發嚴重警民衝突。

而最可怕卻是港鐵公司隨即宣布所有列車將不停沙田站,當時仍在沙田站月台的兩班「末班車」成為市民唯一可以安全撤離的方法。在「末班車」上的乘客為讓列車可以接載其餘示威者離開,用盡一切辦法阻止列車車門關閉。當時車廂內情況有如電影《屍速列車》般,示威者一方面擔心被警察圍捕,又想救走其他同路人,不少女生在月台上擔心得啜泣,也有巿民不適暈倒。

我當時身在月台協助巿民,同時致電港鐵高層作出交涉。最初我向現場巿民交代港鐵承諾往後列車會重新於沙田站停靠,示威者也不相信多次配合警方行動的港鐵會遵守承諾,直至我逐一與示威者解釋,甚至承諾若然港鐵反口,我會跳軌截停列車,他們才願意離開。

一場反送中運動,香港人彼此建立了強烈的信任,網上說要眾籌在全世界登報,9小時連設計都還未有便籌得670萬港幣。但為何香港人對政府、警察,甚至港鐵卻完完全全的失去信任?

曾經有外國記者直接批評林鄭政府是「habitual liar(說謊慣犯)」,此言將原因一語道破。特首林鄭月娥說條例「暫緩等如撤回」、「條例已壽終正寢」,卻偏偏不說撤回;警方即使承諾「不會推進」卻節節進迫;港鐵承諾列車會「重新停站」也洗不走幫兇的影子,狼來了的故事說多了,人們便失去了信任。

「民無信不立」,政權的根基從來不是武裝力量,更不是物質上富饒,而是人民對政府的信任。香港政府一日不回應反送中五大訴求,抗議、衝突將會持續發生,特首林鄭月娥便是罪魁禍首。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