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荷蘭】蘇瑋璇:同樣罷工,荷蘭為何不見暴躁巨嬰

出版時間:2019/06/27 00:07

荷蘭特派員:蘇瑋璇/鹿特丹管理學院碩士生、筷子共荷國Readerland讀書會發起人

長榮航空罷工衝擊數萬旅客,儘管「不爽不要做」的酸民言語頗受撻伐,但令人驚訝的是,「消費者成俎上肉」、「旅客淪最大輸家」這種究責論述,幾乎是台灣媒體報導的主旋律,媒體放大消費者權益至上的論述,無益於教育社會大眾以更平等、尊重的態度,看待日益增加的罷工事件,反讓每次罷工流於社會紛爭,勞方一次次被資方(甚至政府)以「消費者權益」架著脖子妥協、瓦解,台灣整體勞動條件無法透過好不容易啟動的罷工改善。

我們常羨慕歐洲人每周工時低於40小時,還經常下修,真是爽翻了,但殊不知,社會進步從不是一步到位,這種「爽」是靠一次次勞工抗爭及社會大眾共同的體諒、團結換來的。

荷蘭今年5月28日也爆發罕見交通大罷工,包含荷蘭國鐵NS,阿姆斯特丹、鹿特丹、海牙三大城市市區大眾運輸停駛,只剩首都到機場之間的經濟命脈廊道維持少量運輸。罷工前幾天,各新聞網站、政府、交通事業官網、航空公司無孔不入的推播訊息,告知旅客當天盡量別出門。

有趣的是,連NS官方都無法掌握確實當天哪些路線行駛、哪些不會,反正就是告訴旅客「我告訴你會罷工了,該做的我都做了,剩下的你自己想辦法吧」。荷蘭媒體則相當節制,聚焦於停駛時間、影響範圍、替代運具,幾乎看不到放大旅客負面情緒的報導。

在荷蘭生活2年,遭遇無數次NS誤點的鳥事,時常一等就是一、兩小時,但我從沒看過任何旅客暴跳如雷、大罵站務員。當聽到停駛廣播,旅客魚貫穿出車站、打電話聯繫、改查公車時刻,像一套訓練有素的SOP般流暢,與台灣動輒怪東怪西,等別人幫我解決的巨嬰文化非常不同。至於出動軍機運輸?別開玩笑了,人民不會期待國家用軍事資源介入勞資問題的。但這種冷靜、獨立,究竟是怎麼練成的?

我在荷蘭國家社會及就業部找到2014年發行的一本名為《荷蘭社會的核心價值觀》手冊,一個國家竟能把核心價值定義如此清楚!包含「自由、平等、團結與工作」三大元素,其中「自由」最重要的是「自決(Self-determination)」,人民可自己決定信仰、生活、婚姻、公布性向,重點是,你決定,並為此負責。

荷蘭的核心價值觀讓社會運作有了準則,在培養每位社會公民成為一個成熟、獨立、自由、團結的個人上,沒得退讓,取捨非常清晰。勞工罷工是在法律邊界以內,為自己的權益訴求負責任的表現,就能獲社會認同,因為你不主動爭取,別依賴別人幫你說。同樣地,旅客被充分告知罷工了,剩下的交通替代方案,旅客自己負責。做為一個成熟的社會公民,就是在集體中安排好分內的事。

其次,核心價值觀將社會公民彼此的權利邊界劃清楚,消費者與航空公司是平等的,沒有尊卑關係。旅客不會因一時不便跟航空公司勾勾纏,抗爭的勞方也因社會認可,而有了底氣。大家願意為了守護共同價值,放棄一些些方便。運輸業罷工造成旅客不便本是天經地義,這正是罷工的籌碼之一呀!

台灣人對於社會核心價值觀,仍在不成熟的巨嬰階段,糾結於短暫外在物質的犧牲(延誤行程),無法看到社會長久的內在價值。更可怕的是,少數旅客情緒常被放大、渲染,導致整體社會走偏,連身為社會主力的勞工,都在指責罷工者,讓台灣錯失一次次教育資方、邁向成熟社會的契機,然後再來比誰更低薪、誰更血汗,這種輪迴,能怪誰呢?

在荷蘭社會及就業部曾發行「荷蘭社會核心價值觀」手冊,清楚看到關鍵字,尊重每一位社會公民做為自由、獨立、平等而團結的個人,有了這個核心價值,在一次又一次的罷工社會紛擾中,社會整體該往哪個方向前進,就更加清晰了。蘇瑋璇製
在荷蘭社會及就業部曾發行「荷蘭社會核心價值觀」手冊,清楚看到關鍵字,尊重每一位社會公民做為自由、獨立、平等而團結的個人,有了這個核心價值,在一次又一次的罷工社會紛擾中,社會整體該往哪個方向前進,就更加清晰了。蘇瑋璇製

荷蘭也不時發生交通運輸事業罷工,但對於旅客的義務就是「充分告知」,彼此權利義務邊界清楚。今年5月28日荷蘭國鐵NS大罷工,荷蘭航空傳訊息告知罷工,接下來就迫不及待問旅客「你滿意我們的服務嗎?」蘇瑋璇提供
荷蘭也不時發生交通運輸事業罷工,但對於旅客的義務就是「充分告知」,彼此權利義務邊界清楚。今年5月28日荷蘭國鐵NS大罷工,荷蘭航空傳訊息告知罷工,接下來就迫不及待問旅客「你滿意我們的服務嗎?」蘇瑋璇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