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宥勳專欄:新世代的政治節奏感

出版時間:2019/06/26 00:00

朱宥勳/作家

我一直認為,1975年是台灣歷史上充滿象徵意義的一年。當然不只是因為蔣介石在這年去世,戰後盤據台灣的威權帝王終於壽終正寢。在這一年前後出生的世代,將在他們30歲左右遇到「解嚴」,因此他們的中學和大學階段,他們人生和世界觀的建構期,將在台灣社會力噴湧而出、百無禁忌的生猛氛圍中度過。

就算這一代人並不一定個個關心政治,但這青少年時光還是多少耳濡目染了一些民主政治的基本概念。

這批人現在40多歲,正是社會上的中堅世代,也幾乎是所有政治意見的大分水嶺。不管是性別平權、國族主權、勞權觀念乃至於對「生活」的價值觀,他們以下的世代,都跟他們以上的世代完全相反。1975年之後出生的世代,比他們的長輩更在意自由、平等、多元,也有更強烈的個人主義,主張尊重個體大於尊重傳統階序。這幾年的「世代分裂」,或都可以用「在戒嚴時代受教育vs.在解嚴時代受教育」來解釋。

而近日韓國瑜在「模範生」的頒獎典禮上,數度被中學畢業生批判,或可讓我們看到另一波世代浪潮的端倪。這批學生屬於2000年以後出生的世代,其集體的政治樣貌還不是很清楚。前幾年「天然獨」說法強勢的時候,他們被貼上了這個標籤;近兩年中國媒體攻勢加劇的時候,成人又擔心他們被抖音、中國的流行音樂和戲劇侵蝕成「天然統」。諸如此類互相矛盾的說法,始終未能成功定義他們的樣態。

或許,我們從一開始就不該用舊的框架,試圖去框限新的一代,他們的特質需要用新的路徑來解釋。媒介環境確實改變了他們的思考方式,他們在政治認同的轉換可能跟流行文化的轉換一樣快速:今年年初,韓國瑜還是媒體寵兒時,許多老師都觀察到學生對韓國瑜態度基本上是友善的;不過才數個月,「發大財」已經變成學生之間的笑話,好笑到連模範生都想惡搞市長了。這樣的周期,正與「網紅」以3個月為一季的流行節奏若合符節。

於是,這在習於「忠於某一立場」的上一代人看來——包含戒嚴世代的忠於威權,也包含解嚴世代的忠於民主自由——這些孩子顯得非常「飄」,似乎「沒有什麼核心價值」。因為在過去,巨大的、緩慢的教育結構,就足以產生數十年的影響力;但現在,一名網紅可以在一個禮拜內吸納百萬粉絲,幾乎是憑空凝聚出上個禮拜還不存在的心理需求。

因此,我們不但無須意外3個月前還算可愛的韓國瑜,3個月後就變成「太可笑了」的落跑市長。但無論藍營或綠營,對此都無須過於悲觀或樂觀。依照這樣的節奏感,再3個月、6個月後,如果他們又轉而「粉」或「黑」其他的政治人物,立場再次飄移,我們也不應太過意外。

這些孩子現在還沒有投票權,但10年後、20年後,他們的節奏感就會主導台灣的政治議程了。到了那時,「基本盤」這樣的選舉概念,解釋力或許會更被進一步削弱吧?他們沒大沒小、無所畏懼,擁有1975年後世代以來最強的媒介能力,而如果想要,豐沛的資訊來源也可以讓他們快速武裝自己的知識狀態,從各種方面來說,都是威力加強版的後解嚴世代。

而這將是台灣民主的福分,還是台灣民主的隱憂?現在論斷當然太早。但可以確定的是,這批難搞又充滿惡搞創意的孩子,將會讓傳統政治人物疲於奔命好一陣子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朱宥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