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粕代三:長榮空服罷工與台灣選舉狂奏曲

出版時間:2019/06/25 00:06

甘粕代三/長駐過台灣的日本資深媒體人

世事難料。長榮航空公司與「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以下簡稱「桃空職工」)協商不成,工會突然宣布罷工,讓台灣整個社會陷入大混亂。

筆者訂的返日航班早已取消,客服專線永遠打不通,長榮航空簡直像失蹤一樣。想坐廉價航空返日,就查查網上的旅遊公司,氣死人!小公司把長榮罷工當做千載難逢的商機,票價漲了幾倍,比平時的長榮還貴!
想去桃園機場等候補,但想像得到那裡人山人海,櫃台前大排長「榮」,乾脆在小旅館多住幾晚再想辦法,但原先的大阪與東京行程被大罷工取消,給筆者的業務帶來不少損失與麻煩。

更可憐的,是我認識20年的台灣好友。他一家已計劃好暑假去北海道旅遊,慶祝大女兒初中畢業,也與筆者約好在那邊碰面,一起享受爽快的北海道夏天。不幸地,他一家四口訂的也是長榮,昨晚去他家,好友生氣,太太更生氣,姊弟都在哭。暑假日期不能拖,已來不及重新安排別的計劃。

以上也許是一個人、一個家庭之不幸,短短的片段能想像出來台外國人裡,一定有幾百個、幾千個筆者,整個台灣2300萬民眾們,有幾千個、幾萬個好友。

筆者很久以前做過駐台記者,觀察台灣已有20多年時光,目睹過不少政經事件。觀察者立場不挺綠不挺藍,當然也不挺紅,站在中立的立場,感到這次大罷工象徵當代台灣:一切都為了自己的利益,特別是為了未揭幕的總統大選!這不是台灣的悲哀嗎?

長榮航空只顧公司利益而拒絕與「桃空職工」交涉,不顧強硬姿態給社會多大混亂。航空公司雖是民間企業,但365天24小時得承擔公共交通工具責任,並不是單純的營利機構。長榮航空的老闆,你有肩負社會責任的自覺嗎?

「桃空職工」只顧自己的優惠待遇,而不顧內外善男善女的不便。台灣經濟正在衰落中,光榮的亞洲四小龍變成臭泥鰍。於此不論其原因,空服待遇不是比普通老百姓好嗎?妳們能想像同世代女性在苦海中是怎麼打拼的嗎?

 總統府、交通部的大官們,只顧自己與黨的利益而不顧社會混亂。罷工已經不是民企裡的勞工糾紛,怎麼不出來協調呢?聽聞交通部說沒法介入民企,胡說八道!那請問給長榮發牌的是什麼機構?日本航空與全日本空輸都是民企,但也要政府發牌才能經營,所有的業務都在日本政府監督下。這次交通部不介入罷工,是否怕居中協調會得罪勞資雙方,怕選舉跑票?

中華民國總統閣下介入過中華航空罷工,這次為何不出馬?請講給小日本佬聽聽真理由,您上周末在哪裡、做什麼?難道是在某某鄉下大搞造勢活動?閣下剛贏了黨內初選而光榮地登上民進黨總統大選參選人寶座,卻沒自覺目前還坐在現職總統這個更大寶座上嗎?妳難道沒感覺罷工已發展為社會問題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