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美國】趙思樂:如果六四在香港,美國怎麼選?

出版時間:2019/06/25 00:01

美國特派員:趙思樂/喬治城大學外交學院碩士生

「支持總統布希的舉手。」、「好,支持國會的舉手。」教授的這兩個提問,假設的是1989年六四事件之後,總統布希是時任的George H. Bush,支持布希的認為當時美國不應該對中國實施嚴厲制裁,而支持國會的則表示同意美國對中國制裁。

坐在教室裡的16名學生,有數名是美軍派來深造的,數名是通過國務院的獎學金計劃入學本系的,畢業之後將直接回國務院工作,剩下的學生畢業後也大概會進入華府的權威智庫或諮詢公司,畢竟這是全美第一的外交學院的課堂。這16名學生中,算上我,只有3個人支持美國在六四後對中國政府實施嚴厲制裁,剩下的人全部同意老布希當時的決定——放中國一馬。

教授接下來讓同學們講講各自的理由,支持國會的同學理由很簡單,人權不是應該被「權宜」的,而支持總統布希的同學們提出的理由主要有三:第一,當時美蘇冷戰仍在持續,美國的制裁可能會將正在遠離共產陣營的中國推回蘇聯懷抱。第二,中國體量巨大,是國際政治的重要變量,美國在外交上承擔不了「失去中國」的後果。第三,嚴厲制裁中國可能導致中國國內的開明派失勢、強硬派得勢。

同學們反對制裁的理由,除了第三點以外,我都覺得從美國的角度相當有說服力。六四之前強硬派已經得勢,否則也不會發生六四,但當時蘇聯確已外強中乾,對於在冷戰中已度過50年的美國,首要任務當然是快刀斬亂麻戰勝蘇聯,而絕不能為蘇聯重新注入實力,而且,美國若要在蘇聯失勢後重整世界秩序,中國也不可或缺。
這堂課結束的時候,教授設置了下一次課的任務:假設香港發生第二次雨傘運動,僵持不下,而有消息指北京馬上就要動用高強度武力清場,美國要如何在不使世界經濟嚴重受損的前提下,避免大規模流血事件在香港上演?我們將在課堂上模擬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的討論,並作出決策。教授又強調,雖然我們會扮演國安會的不同成員,如國防部長、情報主管、財政部長等,但我們提出的意見應該反映我們自己的想法。

這是2019年3月,香港反送中抗爭遠未發生。這項作業基本是要將六四事件的可能性轉移到香港和當下,要求學生再次作出回應。「不使世界經濟嚴重受損」這個限制,很現實的地反硬了美國的願意採取措施的天花板——嚴苛的經濟制裁可能性不大,任何造成中國內部動盪甚至政權更迭的措施也很有可能使世界經濟受損,不予考慮。

佔中之前我就開始關注香港的局勢,因此除了認真準備政策建議外,我還在教授同意下邀請了一位在香港的運動和政治中都參與較深的朋友來旁聽我們的課堂討論、提供來自香港的角度,私心也是想影響我的同學們。
課堂上,我建議美國通過與台灣「戰略接近」來威懾中國不要在香港使用武力,包括聲明若北京在香港動武,就會支持台灣人民「通過民主手段決定自身前途」;或者,通過短暫癱瘓中國網絡防火牆,讓北京知道若在香港妄動,美國可以讓其國內穩定成問題。我的香港朋友,則提出麻六甲海峽對中國能源進口的戰略意義,認為若美國以封鎖麻六甲海峽為威脅,北京也可能讓步。

然而,我們的建議被其他同學一一否定。在台灣問題上有實質性態度轉變?現在還不是時候;短暫癱瘓防火牆?這手段用了就暴露美國網絡戰術實力;封鎖麻六甲海峽?可能造成美中爆發軍事衝突……而同學們提出的建議是,聯合聲明譴責、經濟制裁,但他們對大規模經濟制裁也有反對意見,指中美經貿聯繫密切,制裁中國會重創美國本土經濟。

我直接了當地提出一個問題:如果重量級手段都不願動用,聲明和小型制裁能有效扭轉香港局勢嗎?一位同學也答得直接:可能不可以,但美國除非被觸犯底線才應強勢介入,這件事觸犯美國底線了嗎?我認為沒有。同學答完,我沒有再多回擊——這個判斷已經說明了一切。

當然,課堂的上一次討論,遠離現實中的媒體壓力和事件發酵過程中的情緒渲染,不能說明如果事情真正發生,美國菁英也會做出類似的決策。但它至少讓被香港直接牽動的我們看到,歐美的同情和介入不是必然的,要捲動實質的國際壓力,任重且道遠。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