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罷工誰的責任】林佳瑋:引發罷工導火線是長榮資方

出版時間:2019/06/21 00:00

林佳瑋/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顧問、曾協助2016年華航空服員罷工

2016年中華航空公司空服員罷工之後,長榮航空公司空服員加入空服員職業工會,尋求與長榮公司對等協商的機會,然而,從2017年4月起,每個月1次的團體協約協商中,只得到無止盡的「攜回研議」,卻看不到任何訴求前進的可能性,長榮公司甚至曾經在協商會議中關燈,破壞協商;而在連續20次毫無下文的會議後,迫使長榮空服員開啟罷工的法定程序。

即使長榮空服員開啟了罷工程序,仍然不放棄尋求談判桌上解決的機會,例如3月5日、4月9日、4月17日連續3次的調解會議,甚至在5月13日開啟罷工投票的程序之後,主動在5月16日承諾「端午不罷工」,謀求跟資方協商的最大可能性。

但是,當工會釋出「端午不罷工」的善意之後,卻換來公司恐嚇將取消年終獎金及調薪,甚至多方阻撓罷工投票的進行。而在罷工投票尚未開票之前,工會於5月24日、5月29日和資方進行兩次協商,但顯然長榮公司絲毫不在意基層員工的民怨高漲,甚至還表示,在6月24日股東會之前,都不考慮再與工會進行協商,直到政府機關介入,長榮公司才勉為其難地在昨天(6月20日)坐上談判桌,前提是必須直播會議內容。

換言之,從長榮空服員集體加入工會的2016年至今,長達3年的時間,已歷經20場團體協約協商會議、3次調解會議、3次的勞資協商會議,也許社會大眾只看到直播的第一場會議而已,但這3年來,長榮空服員不斷被公司以各種理由推托協商、阻撓會議、拒絕回應,其中的心酸血淚不為人知。長榮公司刁難會議的方式五花八門,小到連場地的選擇上,都多次刁難工會,故意挑選高價會議場地,讓工會花費鉅額費用;或是故意在會議現場中關燈出奧步,讓協商代表錯愕導致會議無法進行。

在屢次協商的過程裡,工會也發現資方對於「是否直播表演」,比起「是否進行協商」更加在意,工會在發出「端午不罷工」的承諾之後,表示「要罷要談,長榮決定」,然而,終於好不容易等到6月20日的直播會議,資方一開始居然是陳述10年前公司有多虧錢,根本沒有要進入協商主題的打算,只是在拖延時程而已,很遺憾的,我們發現長榮公司選擇了最糟糕的方式來回應基層員工。

或許,有些人會說,這些勞動條件,在進入公司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妳該欣然接受;有些人會說,不該綁架旅客的權益來換取妳的私利;有些人會說,妳的條件已經夠好了,不爽就不要做。但是,從來沒有人去跟資方說:你該誠信協商,避免罷工。

這次的協商訴求中,不管是日支費、禁搭便車、拒絕過勞航班或是勞工董事,都只是在爭取勞工的尊嚴生活:符合業界標準、符合法規、創造產業民主。長榮的姊妹們歷經被迫替旅客擦屁股、交付生理假證明、天災假爭議等等不合理的威權管理之後,走上了罷工這條路。當我們對不公不義的就業環境噤聲,那我們又該如何堅強地去捍衛台灣的未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