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石芳瑜專欄:香港的大時代

出版時間:2019/06/21 00:12

石芳瑜/作家

趕在1997年7月香港回歸中國主權的前一年,我第一次造訪香港,想要感受一下這個購物天堂的繁華魅力,同時見證一個時代的轉變。

即使鄧小平早在1987年向香港保證:「馬照跑、舞照跳,保持資本主義的生活,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但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就發生在鄧小平對香港承諾的兩年後。如一顆震撼彈,弄得香港人心惶惶,外資撤退、樓市及股市大跌、移民潮湧現,直到九七之前。而鄧小平也來不及親眼見到香港回歸,就早幾個月離開人間。而留在香港的香港人也只能相信這樣的承諾。

年年舉辦六四守夜活動的香港,當六四相關資訊在中國內地被封鎖以及刻意淡化時,這麼做除了提醒大家莫忘歷史,彷彿也藉著六四追悼活動可否如常舉辦,來檢驗一國兩制的承諾是否五十年不變。

然而時代確實變化無常,當年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早就朝向資本主義邁進,且靠著龐大的人力和市場快速翻身,終於在2010年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原本的窮主人如今成了暴發戶。在英國殖民時代,香港人只管賺錢拼經濟,因為英國「老闆」只在乎香港的利益。隔著遙遠的距離,香港自成一個世界。但回歸後,主人就在你的上面,過多的人口湧入這個原本就擁擠的城市,富人爭奪你的資源,窮人搶你的飯碗。好處不是沒有,但總是落進有錢人的口袋,而不在一般老百姓身上。最終,香港賴以為生的利基,也就是比祖國更高度的自由了。

於是一次次的抗爭展開了,先是2003年「七一大遊行」,大約有50萬人上街抗議,最終使得「基本法第23條」的「國家安全法」立法遭到擱置。再來是2014年「雨傘運動」,大約有120萬人參與。但是佔中九子最後卻被判刑。

這次林鄭月娥因為試圖修訂《逃犯條例》,引來政治犯「送中」的疑慮,且積壓的民怨太多,先是百萬人上街,但林鄭仍執意如期二讀,引來更大憤怒,終於導致罷工罷課,以及第二次兩百萬人上街,震撼世界,港府總算道歉並停止修訂《逃犯條例》。

民意終究可用,只要人民團結。全球化時代,大家都在看,中國也受不了與世界為敵。

回想1996年在尖沙嘴,我只顧著買東西、吃東西,總覺得香港的回歸事不關己,不如現在這麼關心。90年代有齣港劇叫做「大時代」,敘述的是香港1970到90年代股票市場的故事。事實上,這二、三十年來,始終還是香港的大時代,也是中、港、台三地變化莫測的大時代。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石芳瑜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