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德國】詹愷欣:總統候選人不談氣候變遷,談何未來?

出版時間:2019/06/19 00:07

德國特派員:詹愷欣/馬克斯普朗克生物物理化學研究所博士生

德國總理梅克爾度過了金融、希臘國債、難民、英國脫歐等危機。10多年來她領導德國戰後兩大黨(基督教民主黨與社會民主黨)的聯盟,以中間路線治理德國,但在她執政的最後2年這個局勢終於被動搖了,原因正是氣候變遷所造成的全球性危機。

5月底的歐洲議會選舉中,綠黨以20.5%得票率成為德國的第二大黨,而6月初國內民調顯示,綠黨的支持率已經超越梅克爾的基督教民主黨。按照這個趨勢,綠黨很有可能在下次德國國會選舉之後,成為組成聯邦政府的主要政黨,更有機會提供下任總理人選。這反映了選舉前的民調:人為氣候變遷已經超越難民危機,成為德國選民最關注的議題。

綠黨在福島核災之後是推動德國廢核、加速開發再生能源的一個主力,在近年更不斷主張德國應該關閉燃煤發電廠。相較之下,梅克爾政府初期推動能源轉型之後遲遲無法擺平煤礦業,更在今年宣布德國將無法達成2020年降低40%碳排放量的目標。顯然,「氣候總理」的政績在德國選民眼裡已經不足以應對氣候變遷危機。

極右派政黨德國另類選擇也意識到氣候議題的重要性,迅速的將矛頭從難民轉到氣候科學上。他們積極和散播偽科學的組織合作,大力攻擊30年來不斷被證實的科學共識。這個策略雖然在既有的支持者之間獲得響應,卻沒有幫德國另類選擇贏得更多選票:相較於2017年國會選舉中的13%,歐洲議會選舉中他們只贏得11%選票。

這次德國政治局勢的轉變中非常重要的是年輕人的聲音。去年開始德國學童發起周五罷課要求更積極的氣候政策,帶給聯邦政府莫大的壓力。這次選舉中18-29歲之間的選民投給綠黨的高達31%──德國另類選擇只拿到7%,青年黨員甚至要求政黨重新考慮他們關於氣候變遷的立場。別忘了,這是在氣候變遷成為科學共識、進入主流輿論之後出生長大的年齡層。這也是在學校裡學習氣候變遷知識,然後眼睜睜看著政府和大企業無所作為的年齡層。

1992年聯合國通過了《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要降低碳排放、防止人為氣候變遷的惡化。那也是筆者出生的年份。然而在筆者有生之年,全球的碳排放不僅沒有減少,反而已經超過人類文明開始到1992年為止所排放的所有溫室氣體。再往前看個20年,筆者還不到50歲,科學家警告的2°C暖化和隨之而來的災難恐已成真。這些災難不只是自然災害。聯合國研究報告指出,自然資源大幅減少會造成經濟發展停滯、貧富差距擴大、國際局勢緊繃。筆者的世代繼承這個危機的時候沒有選擇,但我們還能改變自己以後得承受哪些後果;這是為什麼德國學童會抗議,為什麼德國的年輕選民拒絕了偽科學、不再接受經濟和環保之間必須二選一的假設。

德國政壇的巨變,是給各國政府的啟示。氣候危機並不是一次選舉中的單一議題,而是現在開始到可預想的將來,經濟發展和國際關係運作的框架。要談未來,不能不提氣候變遷。將眼光轉回台灣,離岸風電的開發是發展再生能源重要的一步。但是在未來7個月,總統候選人們必須提出更具體的氣候政策,展現他們有充分理解這個全面性的挑戰。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