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米果專欄:留在金澤的小花傘

出版時間:2019/06/19 00:11

米果/文字工作者   

抵達小松空港時,刺骨寒風迎面而來,立刻感覺到日本海的威力。空港巴士過了金澤車站,來到近江市場站牌,突然降下大雨,我在終點香林坊下車時,雨勢雖然變小,但是一手拖著行李箱,一手撐傘,還要抵擋強風,對於暌違好幾年的金澤見面禮,還是有點吃不消。

翌日雨勢未歇,先撐傘去了21世紀美術館,再乘公車造訪東茶屋街,中午在一間老屋改裝的小店吃了蕎麥麵。雨勢時大時小,手上那把粉色摺疊花傘,幾年之間隨我去了京都、奈良、宇治、姬路、倉敷、岡山、廣島、仙台、福島、會津、二本松城。修過兩次,但色澤依然亮眼,開闔都無問題,是很體貼的旅伴。

離開東茶屋街,走到附近的主計町茶屋街,聽說傍晚點燈的時候特別美,可惜這天還早,沒有點燈的美景,但淺野川兩側櫻花開得很美。我站在橋上,拿起手機,為了空出另一手按快門,只能把傘柄夾在脖子跟肩膀之間,沒想到颳起一陣強風,剎那就將雨傘拉走,那時好像看著慢動作畫面,看那粉色小花傘先是被氣旋帶著往上飛,接著就以漂亮的弧度緩緩墜入淺野川,在水面轉了幾圈,再慢慢往下沉,剩下一小片碎花容顏,跟兩岸的櫻花相互輝映。

站在橋上,淋著雨,看著遠去的旅伴,滿滿懊惱,卻說不出道別的言語。那僅僅幾秒過程,最終濃縮成視線盡頭的一抹顏色,和我去過不少地方旅行的小花傘,竟然就這樣執意留在淺野川,不肯跟我回家。

那附近盡是茶屋街的老房子,反覆走了幾百公尺,遇不到一間賣傘的商店,連日本密度很高的便利店都沒有。最後只能跳上一部返回香林坊的公車,回到有賣傘的地方再想辦法。

公車駛離東茶屋街,真的要跟那把傘告別了。人與物之間的感情,往往是回憶的繫絆。我在車內靠窗的座位打開手機相簿,發現從淺野川探出頭來的小花傘,好像揮手眨眼跟我說再見,說它想留在淺野川。我心想,該不會是被神隱少女的白龍給帶走了吧!

後來在香林坊的便利商店買了一把普通的透明傘,原本想帶回來,最後竟然遺忘在離境的小松空港候機室,也許它也不想離開金澤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米果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