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生心聲:這是一場港人的民族自救

出版時間:2019/06/18 16:30

鍾景全/中山大學社會學系研究所學生
 
作為一個在台港生,對於香港接連發生大遊行,卻無法親身回港支持感到十分可惜和無助。在這接連的社會運動中,深切體會到香港人對於所有事情的不信任。

第一、不信任6月9日主辦大遊行的民陣或其他相關的組織。當天香港人對於引渡條例的不安與恐懼化為上街遊行的最大動力,但如過往的大型示威活動,當日上街當晚解散,幸好仍有少部分民眾從過往的爭取運動中吸收教訓堅持留守至深夜。

第二是不信任泛民與建制派政治人物,沒有適時發表過任何言論表達立場,也不探究背後的原因為何,連平常樂於政治表態的藝人也不作聲明。

第三是不信任警方與國家機器會保護民眾,在這社會運動中,香港民眾爭取的是從他們手中拿回屬於自己的自由與保障,但警方派遣近5000名警員去阻礙民眾上街,數目是警隊總人數的1/6,運動期間出動的部隊與裝備已屬反恐級別,對於只有口罩與護目鏡的香港人來說本質上是過份執法。
 
引渡條例會如此備受香港人關心,是因為從政治、社會、經濟、生活方式、生存空間、日常習慣等方面,香港人都已經失去了主導權,假若連法律的審核權都被剝奪,香港人等同於自我放棄。對此運動香港政府顯然非常害怕,打壓程度也與過往的大型社運、學運有差,除了不開放合理馬路數量與維多利亞球場給民眾集會,甚至與港鐵合作,暫停附近一帶港鐵站阻止民眾前往。

但這也阻止不了103萬人香港人迫切表達不安的訴求。引渡條例的二三讀安排,激發民眾更大迴響,也了解到條例有即時生效的可能性,所以隨即在6月12日發動大罷工、罷市、罷學,得到社會各界的支持、鼓勵和加入,連航空界與銀行界也給予員工彈性上班的灰色地帶,數量已經達到無法統計,政府官員也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下零星爭取光環的不同派別議員。

香港人在12號一方面要面對引渡條例,另一方面要處理惡劣的警民對立關係。警方執法手段如戒嚴般,不合理搜查市民隨身物品、直指瓶裝水是襲警武器、要求已查驗身份證的民眾一字排開,社會帶動的不安氣氛連資深建制派的商人也放棄2500萬港元的地皮訂金,情況如同1933年德國極權統治下的社會。
 
這次史無前例的示威遊行是香港人在自由不斷被限縮下,民族自救的表現,2003年開放港澳個人遊讓中國人作為他者明確建立中港身份認同差別、2008年雙普選承諾失敗令香港政治權利被剝奪,2014年雨傘運動證實香港人已具有公民民族主義,2019年反引渡條例讓香的民族自救達到另一波高峰。在自救中形成香港認同的民族邊界。

每當香港人身份受到威脅,不論內部的矛盾還是外部他者的影響,都使香港人在最後一刻團結起來,共同處理問題核心,透過和平理性的方式爭取成功。但這種自救的民族性存在一個缺點,它沒有受到重大挑戰與困難時就不能呈現,因此日常生活中,香港人沒有辦法形成一個民族。

這種民族性是被訓練出來,過往社會運動中,從2003被察覺需要自救、2008年明白這種自救是完全屬於香港人的政治覺醒、2014年了解到民族自救不是讓政治領袖帶領,到現在,每一個香港人都自發性出動,沒有政治精英領袖帶領下仍能熟練地行動,這是最可悲也是最現實的香港民族性。
 
另外,香港人也因此使民族性更確立,不再將對於極權國家的不滿轉移於新移民身上、不再將多種訴求集中於一次遊行中、不再純粹發洩個人情感的暴力行動、不再信任其他組織與政黨,而是一種成熟穩定表現的民族自救性格,反應在整個反引渡條例運動當中。
 
台灣與香港基於相同的中國因素而處於相同的命運共同體。香港曾享受過中國帶來短期經濟成效,但面對極端的干涉,逐漸失去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可能性,在反引渡中感受如白色恐怖和戒嚴的體會,是一種先甜後苦的發展脈絡,也因此仍有部份香港人未能採取任何行動,更表示支持該條例;而台灣在面對中國提出的誘惑石,應謹記白色恐怖與戒嚴的歷史經歷不要盲目相信和崇拜「發大財」的騙術。
 
不論是聲援支持、指導或物資人員的提供,香港對台灣的幫助都衷心感謝,但台灣真正能幫助到香港絕對是處理好內部問題,香港在這場運動中給台灣上了一堂寶貴的課,台灣最重要的是在明年初總統大選之上,盡其本份,完成公民責任選出能成為台灣和香港堅固後盾的人物,避免台灣步上香港後塵。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新聞網》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