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警察心聲:僵固的司法怎麼打擊新興犯罪?

出版時間:2019/06/18 14:37

王宏政/警察
 
警察違法搜索致證據無效或自身被判刑的案件屢見不鮮。不過最近兩起案件卻頗值省思現行司法制度究竟有何缺陷。第一案是南市警局第二分局夜間接獲民眾報案,指一處民宅內有職業賭場,員警獲報前往查看,屋主為自證清白,請警員入內查看,不料員警入內後發現兩包安非他命,當場依現行犯逮捕並實施附帶搜索。案經臺南地院審理,認為當事人請員警進入查看有無賭博,不能視為同意搜索,因此判定員警查扣安非他命違法,當事人無罪。
 
另一案是高雄市警方去年執行巡邏勤務時,發現一部車輛交通違規,因而攔停車輛準備舉發違規,但是卻發現該車後座放有一把武士刀,因而立即依違反《槍炮彈藥刀械條例》將人員逮捕,案經高雄高分院調查,認為警察違法搜索,被告無罪。
 
這兩個案子,看似平凡無奇,實則牽引出現行司法制度的僵化乃至對社會安全機制麻痺。事實上這兩案法官見解,無疑是採最不利警方的嚴格令狀主義的程序要求,但事實上,在毒樹果實理論最發達的美國,同時還存在一種「一目了然」原則,卻不知何故一直被國內法律界忽略,所謂一目瞭然即執法者在合法在場的場合,依目視所及發現的證據或違法物品,不需搜索票得逕為扣押。上述兩案如採本理論,相信判決結果將完全不同。
 
當然,法官本於自身對法律的確信,有權對證據能力採「自由心證」本無可厚非,那麼以上述兩案為例,法官要求警察遵守的程序正義究竟能否做到?在討論這問題時,我們要了解一下美國法官搜索票核發演化進程及本國聲請搜索票流程。
 
首先,核定搜索票本身並不是件大學問,它是更多倚賴的是「經驗法則」,不是法律學養。依據國內學者王兆鵬《搜索扣押中刑事被告權利》一書提及,在美國,警察的逮捕有兩種,「行政逮捕」與「司法逮捕」,前者包含交通違規(如闖紅燈),警察都可以進行短時間逮捕拘束當事人自由,自然也包括附帶搜索,這是國內警察所無。
 
後者必須向法院聲請「搜索票」,一開始,美國法院裡核發「搜索票」的專責法官並無太多資格限制,甚至雜貨店老闆都可以擔任,更搞笑的是這種法官,每核發一張搜索票還可以領錢,其後隨著司法的專業要求,專責法官資格趨嚴,但審核仍依據「經驗法則」。只要有相當理由(約46%)的可信度,法官一般即會核發,因此,美國警察與法院之間,程序管道是暢通的。
 
反觀我國,警察的「一目了然」學說無人發揚,而搜索票聲請關卡重重,必須由分局發文先向地檢署聲請獲同意後,才能送入法院審查決定是否核發,而且還不能太晚送件,擔誤司法官老爺們的下班時間。而《刑訴法》第131條1項3款的緊急搜索,最常用到明明是警察機關,卻將權力獨給檢察官,使該條實務上形同具文。
 
再者,員警於交通稽查中,發現違禁物,如何能期待走完上述繁冗程序再搜索?事實上美國也承認警察的「拍索檢查權」(Frisk),即只要不是打開包包、容器,員警得以手觸摸感覺內容物形狀。但是在我國,法律界又刻意忽略此點不講了。
 
如照我國《刑訴法》規定,第一案,由於警察無逕行搜索權,所以只能等天亮(因夜間不得搜索)再發文敘明相當理由向地檢署及法院聲請搜索票,這種辦案方式不滑稽嗎?至於第二案,員警發現後座可疑物品,只能請駕駛人現場等候,請分局立即行文敘明「相當理由」,如果幸運,法官在3小時內核發下來,即可搜索,如果不幸,超過《警察職權法》留置上限3小時,那就得放人。
 
如此僵固之法條,如何應對日新月異之新興犯罪,須知「道消魔長」、「兵貴神速」黑白交鋒猶如戰場交戰,都以「靈活」為要。
 
治安是國家的責任,社會安全是現代國家所應許人民的基本人權,法院、檢察署、警察都有義務承擔這項國家責任。司法過度放大「程序正義」而忽略「實質正義」恐會加深民眾對政府與司法的不信任。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新聞網》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