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呂政達專欄:銅像城

出版時間:2019/06/16 00:09

呂政達/自由作家

何時開始已不可考,那座銅像矗立在市中心的廣場,左手舉起向著天空,右手摸著心臟部位。

建造這座銅像的人,用盡所有的銅礦,是要拯救這座城市吧。銅像的碩大,高聳,就連外太空也能見。只要人群靠近,銅像就發出巨大的聲量,喊著「發大財」。

從何時開始也不可考,只要是過年,重要的節日或是儀式,市民從家裡出發,悉數聚集在銅像下面,他們焚燒檀香,向銅像膜拜,跟著銅像一起高喊「發大財」,聲勢如此巨大,連地殼也跟著震動。

但銅像真有其人嗎?一說是許多年前一名來自北方的人,在城市短暫停留,給市民帶來了麻醉般的希望,但希望短暫幻滅後,無人記得其名其事,就只留下這麼一句口號。

一說,根本不存在這個人物,只是市民集體的投射,他們建造銅像,期待願望能夠成真,像等待救世主般的等待著。每年,市民集體陶醉在固定的日子,他們期盼來到銅像前,頹廢傾倒的現實也無所謂的,當所有人扯開喉嚨高喊「發大財」,就像安徒生童話那個賣火柴的小女孩,所有人沉浸在一種財富的狂喜氣氛。

曾經有個清醒的市民,據說研讀過蘇格拉底的哲學,狂呼市民從救世主效應醒醒吧,卻因此惹惱了市民,他們從網路發出追殺令,最後,蘇格拉底的信徒差點沒有在公審中遇害,連夜倉皇逃出這座城市。
 
從此,這座城市相安無事,每個市民晚上繼續做著「發大財」的美夢,沒有人願意再冒生命危險,挑戰市民的信仰。由於碩大的銅像的導引,城市居民的夢也越做越大,話越說越大,做大夢。所有人遺忘工作的價值,終日流連在銅像前,他們說服自己,銅像的沉默就是最好的預兆,救世主就將降世,他們的苦難就將悉數解除,「發大財」能為他們許諾永生,「我們將在銅像的帶領下征服宇宙」,從此,市民也學會仰望星空。

時間,已經忘記銅像城的存在,曾經在這座城市開展的南方的輝煌,失望而真的清醒的人選擇離開,開始了漫長的北漂生活,他們像吉普賽人一樣活在其他城市的美夢裡,用鄉愁文學安慰失落的心靈。「曾經,在南方的國境,燕子飛來我的家鄉。」離開的人以眷戀的眼神投向重新發黃發臭的河川,失去歡笑的遊樂場,最後一批離開的人關上了燈。

時間像枯葉一般的累積,只剩下那座碩大的銅像,繼續以傲邁的姿勢舉起左手指向天。回音似真如幻,響起:我願意承擔,我願意承擔。

這是馬奎斯式的孤寂,還是,張系國曾經預言的幻滅呢?在歷史上,銅像城注定又老又窮的命運,已再無第二次的機會。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呂政達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