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焦桐專欄:烤豬肋排

出版時間:2019/06/16 00:11

焦桐/飲食文化專家

到楊牧、盈盈家,兩姊妹都愛極了那隻黑狗「Happy」,尤其是阿雙,還帶了一根骨頭作為見面禮。我們邊喝楊牧調的martint酒,邊聊這隻奇特的台灣土狗,毛色亮麗,顯然很健康。我不曾見過這麼乖的狗,整個下午,完全沒聽見牠吠,安靜地坐在人旁,或隨處走走,只有盈盈宣布要帶牠出去散步,才興奮地躍動著。聽說牠非常乖巧,只告訴牠一次臥房、書房不准進去,就從此不敢進去,只會乖乖坐在門口;楊牧睡午覺時,還會踮起腳尖走路。

兩天後,阿雙掩不住喜悅告訴我:「盈盈阿姨和楊牧伯伯明天要去東海大學,等一下會送Happy來我們家住四天。」

雙雙晚上很亢奮,一直叫Happy,一直輕輕撫摸著牠的頭,似乎又擔心Happy不習慣來作客,晚上不肯睡覺,鄭重地宣布:「我要唱催眠曲給牠聽」。

Happy昨夜失眠了,好像還低聲哭著,太令我驚訝了這隻狗。

雙雙這麼愛Happy,我下班到超市買肉骨頭,回家做頓骨頭大餐給牠享用。

我將兩根大骨先熬煮一小時,再撒微量的海鹽,用中火烤透。出爐時,Happy站立廚房外,抬高著鼻子,神情莊重,有一點激動,彷彿意識到什麼要緊的儀式,不確定自己能不能參加。

待大骨稍微冷卻,雙雙裝在Happy的食盆裡,我才拍拍牠的屁股鼓勵,去吧,去享受你的晚餐。

Happy專心一志,對付眼前的骨頭餐。這頓晚餐費了牠一小時,將骨頭啃得乾乾淨淨,充分表現對廚師的敬意。我烤排骨給那麼多朋友吃過,不曾有人吃得如此盡心盡力,我很感動,鄭重告訴牠:下次換肉比較多的豬肋排。

我回家時,牠很用力地搖著尾巴,緊跟在我腳邊,使用非常巴結的眼神一直望著我,好像說:「嘿,尊貴的老兄,昨天那兩根大骨不錯吃。你廚藝不是很好嗎?再弄一點來試試看吧。」牠的食盆裡,飼料只吃了一兩口,顯然想騰空胃腸,以容納可能的特餐。我使用認真的口吻告訴牠,今天太忙,明天再烤豬肋排給你吃。牠才不情願地走回食盆前,安分吃完自己的飼料。

阿珊將負笈倫敦了,我們全家人到師大路一家英國人經營的餐館用餐,除了炸魚、炸薯條,也點了炭烤豬肋排,風味甚佳。從此我常在家烤肋排。

它製作簡便:肋排汆燙後,僅以蔥和大量的蒜末略微油煎,再加岩鹽、胡椒粉調味,烤熟。有時用洋蔥、迷迭香之屬取代大蒜以變換口味。

我覺得醬汁搶味,一般不用;關鍵是肋排優質,準確掌握時間。烤肋排不僅是名詞,也是動詞,須仔細照顧;此物最宜和親友分享,一手抓肋排啃,一手拿酒杯。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焦桐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