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改司:司法改革的國王新衣

出版時間:2019/05/26 00:05

法官改革司法連線/30幾位法官組成

高涌誠、蔡崇義這兩位監委大人可能沒想到會有這種四面楚歌的局面,以檢察官為首發起的連署,最終的連署人數高達1967人,你說這只是司法體制內的成員瞎起鬨關起門來自己熱鬧,那可就大錯特錯,除了檢察官和法官外,連署群體還包括律師、醫師等司法體制外的見義勇為之士,個人名義的連署聲勢浩大,沒想到律師全聯會和各地13個地方律師公會也願意伸出援手,以團體名義替司法助拳,這場面可是過往所未見。

二位大人一定很狐疑,司法應該是怎打怎掉寶,哪想到這次司法開外掛,本該奄奄一息卻熊熊強勢回歸,一時豬羊變色,監委大人變成一個打十個,因為知道自己不是葉問,只好弱弱發個聲明,推托說為避免影響日後職務法庭為由,趕緊腳底抹油。

大家在激動什麼,有事嗎?不過就監察委員彈劾個檢察官,大王說殺就該殺,侏羅紀公園有差這一隻?這次弄到大家會翻桌,無非是監察委員選擇出手的案件帶有太多的色彩,又公然挑戰個案中事實與法律認定的區塊,司法的核心不是不能嘴,但自有其他相應的法定機制來救濟(緩起訴處分有再議、交付審判制度審查),所以在監委調查報告一出後,抨擊這次彈劾不當的聲音,會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就完全不意外。

其實,《憲法》上的大道理,諸如五權分立的各權力核心彼此的界線為何,蔡、高二位監察委員是法界耆老沒道理不知道,但他們就是要選擇成為超越《憲法》的男人,這麼任性真叫人不知道怎麼辦才好,而遭彈劾的檢察官在實務操作下,緩起訴處分書中沒有討論到印章要不要沒收,這點硬要說是法律上的瑕疵都很勉強,現在卻被形容成沙鍋大的罪過,這拳頭,不,這見解翻遍了教科書跟期刊論文,都找不到一個影子,好像我們讀的不是同一部《刑法》。

如果把時間倒轉幾周,回想《法官法》修正的爭議,當時為何法官群體要大聲疾呼法律見解不能評鑑,也堅決反對法官評鑑委員會(法評會)成員以特定資格綁樁(幾乎替特定團體量身訂做),就是避免法官在個別案件中會有所顧忌,尤其當案件的律師與特定司改團體有淵源時,法官在判決後會不會遭秋後算帳,透過評鑑掐住法官心中最軟的一塊,把法評會委員一詞代換成監察委員,是不是完全無違和感,這些憂慮並非憑空想像。

當個案當事人跟出手的監委自己色彩太鮮明,或跟特定司法改革倡議團體沾上邊,是否意味案件將鍍上一層保證?你從地檢署、地院打到最高法院都輸沒關係,現在是由具有國家公權力的監察委員在後面罩著,人家是艋舺開一個堂,你就是堂主,司改團體是不是在監察院放一個人,全台灣就都是我的法院?這種危機感才是大家心中的深層恐懼。

以民間司改會為首的司法改革倡議團體,過往確實指出很多司法體制內的缺失,也曾是推動我國司法進步的力量,但發展到現在越來越走樣,在司改會之外,還有一堆派生團體和友軍,幾乎是母公司分公司的概念,增生的團體很多那也算了,但理念應該一致,一起讓司法變更好,可我們卻常看到這些司改團體間網內戶打,立場南轅北轍,例如一方面救援冤案,一方面對若干NGO撻伐無罪判決,突然很忙裝作沒自己的事;一方面批評司法體制內的醬缸文化、官官相護,一方面卻放任自己團體內的大老踐踏基本人權、憲政秩序,話語聲量看的是輩分高低。

司改團體放任自己喜好,取用不同的議題與立場,司改自助餐不外如是!司法改革是不是一門好生意?本連線不敢斷定,只是當初倡議的人一位接一位坐上目前政府要職,如果忘了當初的發心,那對司法無疑是一場不會醒的噩夢與災難。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