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張曼娟專欄:愛在細節間

出版時間:2019/05/24 00:15

張曼娟/作家

在看陸劇《都挺好》的時候,我一直都意識到自己的幸運。女主角明玉的成長過程總是被二哥欺負,常常打架,打架的結果吃虧的當然是女生,她被打到頭破血流,父親帶著她去醫院縫傷口。這些創傷是刻在心裡永遠無法磨滅的,因此,長大後她的二哥又一次痛打她,把她打到鼻青臉腫,肋骨斷裂,住進醫院,她就決定提出告訴,讓二哥吃官司、關進監牢。不管是父親出面,二嫂和二嫂的父母懇求,或是遠在異地工作的大哥遊說,都無法改變她的決心。

大哥不痛不癢的說:「他們倆不是從小打到大的?怎麼會搞得這麼嚴重?」倒是目睹慘狀的大嫂說了句公道話:「打成這個樣子也太過分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勸。」常常見到這種不公平現象的人,很容易就習以為常了吧?甚至覺得原本就該是這樣的。惟有外來人的眼光,才能看見其中的殘暴,才會感到驚駭。

我感到自己的幸運,是因為從小父親就對弟弟說,無論如何都不可以動手,如果吵架了,就找爸媽來評理。不管有理沒理,動手的人就是錯,一定要接受處罰。原本我並沒能體會父母的心意,直到目睹了一對鄰居姊弟的衝突。

小時候我們常會和鄰居一起做功課,有一天,那對姊弟為了橡皮擦的歸屬問題發生爭執,你推我一下,我推你一下,當我正打算調解:「沒關係啦,我的橡皮擦借你用。」話還沒說完,弟弟一拳朝著姊姊胸前襲出,跟弟弟差不多高的姊姊飛起來,摔倒在地。我們幾個孩子看得目瞪口呆,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父親的戒律其實是對我的保護,男生很快就會在力量上勝過女生,如果父母不加以約束,吃虧的肯定是女生。

前幾天氣溫很高,我去市場吃了一碗芋頭紅豆冰,陣陣沁心涼中,突然想起少女時期第一次吃到芋頭冰,被那樣滑潤綿密的口感所迷惑。我告訴父母好喜歡吃芋頭,於是母親買了芋頭回家,由父親削皮切塊,加糖煮成甜芋頭。那個秋天我吃了又吃,直到覺得膩了。後來聽說芋頭皮裡有草酸鈣,如果沾在皮膚上,會癢不可忍。我問父親:「你都不會癢喔?」「當然會啊,很癢。」父親說。而他從來沒有抱怨過,就這樣癢了一次又一次。就是這些細節吧,讓我感受到父親的愛,原來並不尋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張曼娟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