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阮慶岳專欄:貝聿銘的遺憾

出版時間:2019/05/24 00:10

阮慶岳/小說家、建築師       

首位華人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貝聿銘,周前以102歲高齡去世,由於他建築生涯的盛期,與我學習建築的時間交疊,自然對我影響很大。然而,如今再回看他一生追求現代性的理性與科技主軸,不免交錯出成之敗之的個人感觸。

關於現代性,王德威在《被壓抑的現代性》裡,認為是一種醞釀的漸進過程,而非是一刀兩半的劃分。他說:「我們毋須視文學的現代進程──不論是在全球或地區層次──為單一、不可逆的發展。現存的許多現代性觀念,都暗含一個今勝於昔(或今不如昔)的時間表。」

說明現代性不可單一化約,也無法簡單歸納路徑。譬如現代化起步領先亞洲諸鄰的日本,就是先經由「現代」立足,卻轉以帝國主義的失敗收場,似乎暗示如果過度依賴「實學」(譬如科技),可能衍生的傷害性。

建築是高度結合科技的藝術,霍布斯邦在《資本的年代》也點到這樣的危險:「追求藝術的科學極致,是條很吸引人的道路,因為如果科學是資本主義社會的一個基本價值,那麼個人主義、競爭就是其他價值。……藝術上的革命者通常很容易與政治上的革命者相混淆,……也都很容易和另一種極不相同的東西相混淆,即『現代性』。」

我與評論家王增榮五月底要對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做出系列講座,最後選出的八家裡,特別將已開發與開發中地區各以四家做區劃,討論重點是現代建築因現代化進程不同的發展影響,也對於現代等同科技提出質疑,同時表達「現代並不違逆歷史與底層現實」的觀點。

王德威雖對「現代」有批判,對其出路也有期待,並且以革命/迴轉的對比,來作思考的切入點。其中,強調「現代」在發展進程中,如何與歷史銜接及轉化的重要性,因為「革命」容有煙花的效果,「迴轉」或是與歷史接續的真正方式。

貝聿銘在普立茲克獎的得主裡,因為身分與生涯的雙重性,是身處在現代性複雜與矛盾的代表者。當我們從約40位得獎者選擇評論對象時,最後決定捨棄了貝聿銘,現在想來其實有些遺憾,因為他一生顯現的猶豫與難決,或就是整個百年來現代建築的真實處境。

 

貝聿銘設計的法國巴黎羅浮宮金字塔,已成為巴黎地標。法新社
貝聿銘設計的法國巴黎羅浮宮金字塔,已成為巴黎地標。法新社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阮慶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