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成英姝專欄:真假新聞

出版時間:2019/05/23 00:13

成英姝/作家

假新聞不是新產品,舊時代媒體由少數人把持,誰知道什麼真新聞,知道你也沒得說,你開記者會,先不提還得媒體讓記者來,來了發稿還又回頭給媒體把關,這不是開玩笑嗎!數位時代人人是媒體,誰都拿大聲公,隻手遮天,難,外星人都藏不住,這下假不了了吧,相反,誰都能以假亂真,隻手遮不了天,一整批蝗蟲可以,數大殊勝。

但回到問題的本質,假新聞到底什麼意思?顧名思義,假是真的相反,換言之,必須把真和假先對立起來,否則結構不成立,要有「真」,才存在作為他者的「非真」。但是把真和假對立之後,必須還存在一個超越性,因為區隔真與假的思維,不能跟真與假在同一層次。再繼續延伸,「真」和「假」本身被放在二元對立,也不是平等的,不是銅板的兩面,因為「真」比「假」高級,「真」是好的,善的,「假」是壞的,邪惡的,真假的對立不單純,是等級差異。

就因為如此,打假很重要。社會瀰漫著一股焦慮,大家都怕只有自己聰明,別人智商不及格。

問題是,這套真假的超越性邏輯其實沒存在過。

小時候聽貝多芬的《月光》,不太有感,直到看了貝多芬的傳記電影《永遠的愛人》,這首曲子來自於貝多芬赴懷孕戀人私奔之約,卻遇大雨馬車陷在泥濘中,以至於愛人獨自離去,另嫁他人。戀人受困的焦灼之心,那種狂亂的無奈,大勢已去的悲戚,深深震懾了我,從那一刻,《月光》於我有了新的生命,成為完全不同的一首曲子,象徵了愛在靈魂中最巨大和在現實中卻最微小的悲劇力量。然而這故事是個「假新聞」,胡造一通。即便如此,我已經不在乎了,《月光》於我已經染上愛情的絕美顏色,永恆地停留在暴雨滂沱中馬車困住的一刻。

關鍵不在真實,在於意義,而意義是之於人的,事物本身是中性的,「好」與「壞」來自於人的喜惡情感和道德信念,每一個體有其內在的自由去為任何事物指出一個他私人的意義。人們討論假新聞時,高估了「真實」的重要性,而低估、忽視了意義的個人特質,我不是說,顛倒是非、指鹿為馬是為人所不在乎、無所謂的,但是分辨是非與指出意義混為一談無助於理解這個世界由無數複雜繽紛但獨立的信念系統所建構。意義是無限光譜,不是二元對立,意義是給出來的,不是被收下的,操弄或者被操弄,得從根裡找而非從表皮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成英姝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