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偉雄:文青富豪

出版時間:2019/05/22 00:07

詹偉雄/文化評論者

在《富比士》榜上排名355的美國黑人富豪Robert Smith,前幾天做了一件讓人吃驚的事,他受邀在亞特蘭大Morehouse大學畢業典禮上演講,當著校長和許多校友面前脫稿演出,宣布將幫在座的396位畢業生付清他們的助學貸款,讓這批年輕人跨入職場的第一年,肩上沒有重擔。 

這筆捐助金額有多少?根據英國BBC的報導,數字可能超過4000萬美元。Morehouse是美國著名的3家純黑人男子文理私立大學,1年學費加上生活起居大概需要4萬8000美元,學校統計90%的學生都有申請財務援助,畢業負債10萬美元稀鬆平常。因此,當Smith先生演講還未結束,台下畢業生們已經擁抱成一團。 

英語世界中的富人很多,他們常成為社會攻擊的箭靶,但這些富人中,做出許多意味甚長之舉動的人也不少,他們讓金錢在資本主義社會中不只是金錢,還帶有文化與想像力。

在Smith和Morehouse大學這個捐助的案例裡,有幾個關鍵字值得注意:第一,這是黑人富豪對黑人子弟的援助,在種族歧視的時代陰影下,除了彰顯共同體的紐帶力量,也高舉了黑人在「美國夢」中不可被磨滅的榮光一角。第二,Morehouse是一座文理大學,它的畢業生常常既是卓越的工程師也是人文藝術的佼佼者,而這正是Smith創立的Vista私募基金公司獨特的用人宗旨:文武全才。其三,近年美國財富分配愈益不均,青年就學貸款金額逐年攀高,已成顯要社會議題,投入總統初選的民主黨參議員Elizabeth Warren就以「不公的負擔」為政見之一。「介入社會議題」常讓捐助金錢發揮數字外更大的影響力,Smith於此,展露了私募基金經理人的特別本領。

Smith稍早說過他的黑人身世與美國夢的關係,工作初期,他總得努力上兩倍的時間,才能獲得與白人同事同等級的評鑑,但他仍對這不公不義之地有著獨一無二評價:「我的故事只可能在美國發生,讓這個傳承向前,於我義不容辭!」他和美國超級富豪華倫.巴菲特一樣,高度肯定自身努力的成就,但只要自己站上時代背景之前,立刻變得虛懷若谷,這種內在心境與思維的高強度張力,很是吸引我,譬如巴菲特說過他致富的根本原因,就是三件事:生在美國、一點幸運的基因、廣泛的興趣,不需要請出上帝或媽祖。

我的好奇是:這種品質的富人,為什麼在台灣無法廣泛的出現?上個禮拜,看到和碩聯合董事長童子賢站在同婚平權遊行隊伍的前方,是唯一的例外,他說的話:「雨與淚,總是有停止的一刻,所有人都是頭髮眼鏡濕了、乾了反覆好幾次」,多麼堅定又有詩意,但除了童先生外,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人了。 

過去做財經雜誌之時,曾經對大老闆的生命史和生命轉折很有興趣,知道這些故事,可以明白他們做任何行動的意義來源,是怎樣把自己生命的終極目標,與當下組織和企業的奮鬥路徑結合為一,形成一種堅毅的行程表。童先生是極少數讓我吃驚的受訪者,他說他青春期最執迷不悟的讀本是《鄭愁予詩選集》,而這種文青傾向也在Smith身上看到,他在家鄉丹佛買下爵士樂手Duke Ellington表演過的房子當半個家,他的鋼琴是Elton John彈過的琴,為兒子取名Hendrix是向早逝的樂手Jimi Hendrix致敬,他還是紐約卡內基音樂廳董事會主席。

如果資本主義傾頹不了,那麼讓這個社會多一些有意思的富人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詹偉雄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