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建三:郭台銘要徵富人稅 很難得

出版時間:2019/05/22 00:05

馮建三/政治大學新聞系教授

郭台銘日前表示,「若當選課富人稅、薪資階級一定減稅。」可能代表政黨競選總統的人提出這個主張,很難得。郭董提出這個主張的原因之一,可能是他知道,水平合宜的租稅不但不妨害,反而可能促進經濟增長。

比如,進入本世紀以後,台灣的租稅相當低,佔國民生產毛額(GDP),平均不到30%,2000年至2018年的年均經濟成長是3.59%。反觀上個世紀的最後10年,從1990年至1999年均經濟成長,明顯比現在高,年均達6.63%,但稅收佔了GDP卻有16.81%,這就是說,如果解嚴不久後的稅收,持續至今,我們的社會1年將有5000多億元可以用於長照、能源轉換、文化建設……等等。

台灣自己的例子,即便不能說是通例,也並非是個案。「國際貨幣基金會」在2015年有一份很可能是歷年涉及最多國家(159個)與最長期間(達32年)的研究報告,發現高所得階層佔所得比例愈高,經濟成長愈低,反之愈高;前20%的高所得之所得比例增加1%,其後5年內GDP成長降低0.08%,假使沒有公權力的調整,經濟成長果實無法往下滴。反之,前述報告指出,最後20%低所得階級的收入比例,若能增加1%,則GDP增加0.38%。《經濟學人》周刊年初的報導,也有類似的發現:法國稅收佔高達GDP的57%,但該國過去11年(2007年至2017年)的家戶實質所得,成長了8%,卻又遠高於大多數富裕的國家。

但是,假使僅靠租稅,貧富差距的降低,還是有限。南韓的商學院教授張夏成說,該國在1990年用於社會福利支出的比例,僅佔GDP的2.8%,到了2014年,已經有10.4%(台灣約2.5%),但經濟不平等仍高,是35個相對富裕的OECD會員國的後段班(第29)。因此,他認為,南韓政府必須要由企業的薪資政策著手,要能同工同酬,減少約聘、派遣……等非典型勞動的人口,才能進一步消除不公正的現象。同理,台灣7年前這類就業人數將近74萬,去年增加到了81萬多,假使不在雇用制度用心,如果不能降低同工不同酬,乃至於設定CEO最高與一般員工薪資的差距(柏拉圖說4倍,行家J. P. Morgan說是20倍),則分配日趨不公正的現象,就不能更大程度的改善。

郭台銘似乎還沒有談到同工同酬及薪資高低落差的政策,但他說「課富人稅」是正確的。事實上,近年來,從財經人至政治人,這類呼聲及主張從未間斷,儼然成為風潮。皮凱提(T. Piketty)最知名,但絕對不僅於此,罹患重症後的阿特金森(A. Atkinson)最後一本(2015年出版)貢獻世人的著作《扭轉貧富不均》,以及去年的《2018世界不平等報告》書,也都再次重申賦稅手段不是萬能,但仍是扭轉貧富擴大,挽回人心的不能或缺的手段。年初,即將參選美國總統大選、自稱是「徹底資本主義者」的華倫(E. Warren)參議員說,財富超過5000萬與10億美元的家戶,1年應當另貢獻2%與3%的財富稅,正是呼應之聲。

台灣有郭董做此呼籲,完全正確,輿論理當促其落實,至少敦促他放大這個議題成為總統大選的重要辯論項目。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