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米果專欄:親愛的鄰人

出版時間:2019/05/22 00:13

米果/文字工作者

在後陽台晾衣的時候,聽到鄰居的吵架聲。

雖然只有一牆之隔,除了透過大門貓眼看過幾次鄰居的背影之外,從來沒有碰過面。知道是一男一女,中年,到底是夫妻,還是什麼關係,不得而知。通常一大早出門,深夜才返家,男女很少結伴,總是分別行動。

這天他們罕見地白天還留在家裡,社區大樓隔間牆還算厚,幾乎很少聽到他們屋內發出的聲響,可是站在後陽台,天氣熱,加上他們敞開的窗戶,尤其是激烈的爭吵聲,很難不被注意。

這種時候,身為鄰人,想要知道他們爭執的內容,應該很正常吧,不算探人隱私,畢竟那麼大聲,上下幾個樓層可能都聽得到。

女方一直用尖銳的言詞激怒男方,男方從咆哮到摔東西,女方還提醒他,房子是租來的,不可以破壞。接著女方突然尖叫,「你要用武力是不是,你殺了我啊,你是想要殺我吧!」

現實人生出現了三立八點檔台詞。到底要不要報警?站在雞婆多事與阻止憾事的那一線間,真的很為難。

後來安靜了,屋內沒有聲音,過了半小時,其中一人離開。猶如東野圭吾的短篇小說,暫時結束一個段落。我想起鄰人的房東,應該不知道房客差點在屋內發生刑事案件。

大型社區猶如推理劇的拍攝現場。我聽過一個朋友提及樓下住戶一口咬定有人穿高跟鞋在地板用力踩來踩去,氣急敗壞上樓來按鈴,叫他節制一點。即使他不在家好長一段時間,樓下住戶還是認定他屋內發出的噪音讓她焦慮不已。

大樓的鄰人關係建立在神秘的孔,大門貓眼的孔,水路管線的孔,樓上地板與樓下天花板的水泥毛細孔。買房租屋之前,只能判斷硬體新舊、坪數多寡,窗外的景觀,日照的方位,直到搬進來,才知道鄰人之間互相干擾的聲音才是房價與租金沒計算到的加減項。氣味也是。總是在深夜飄來的菸味,以及連續七天飄來的燒酒雞氣味。氣味是互相攻擊的武器。

然我還是真心希望隔壁鄰人可以和好,畢竟一牆之隔,他們的幸福,關係到我的居家安全。期待下次在後陽台可以聽到他們的甜言蜜語,陽台有一株小柑橘盆栽,抱住枝葉的蛹快要羽化成蝶,但願趕得上他們重修舊好。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米果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