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賴芳玉專欄:我們和鄰居的距離?

出版時間:2019/05/22 00:11

賴芳玉/律師

記得幾年前隻身前往東部訪友,搭著幾個小時火車,終於傍晚到站。由於他的住宿處離市區有段距離,他特地開車來接我,沒想到半個多小時的車程,竟是花了一個多小時才抵達他家。

朋友多年不見,但他在車上最常說的一句話是「妳等我一下」,沿途他幫忙鄰居張羅小孩的事,經過學校,「等一下,我去看一下課後看電影的孩子們。」他停車後,便進到學校查看鄰居的孩子是否確實留在學校,然後就拎幾個小孩上車,「他們是某某家的孩子,我送他們回家。」兩三個孩子坐在後座,瞪著大眼好奇張望車內陌生人的我,朋友笑著跟小朋友介紹,我怎麼回應,已經忘了,只知道有點窘迫,這不是我熟悉的生活模式,即便他們只是孩子。

朋友依序幫小孩送哪個奶奶家、哪個爺爺家,我等了好一會兒,看來他把孩子送回家後,還跟鄰居討論個甚麼的,我無聊下車伸展懶腰,但不到一分鐘便跳上車內不敢亂動,因為路燈昏暗,狗叫聲不斷,他們奔著我這個陌生人號叫。

不久,朋友上車,卻帶著一個孩子返回車上,他說:「他奶奶不在家,我送他到前頭柑仔店。」於是途經這社區唯一柑仔店,店前幾個人坐在板凳,搖著搧子乘涼聊天,見到朋友帶著一個孩子下車,他們便招呼著朋友,讓孩子與他們一起,只見朋友搖頭揮手,便轉身往車上走來,猜想他婉拒邀約,因為車上還有我這個外地人。

「這裡的孩子多數是隔代教養。」朋友上車後對這沿途的事有了最直接的解釋。

但這件事讓我思索的不是隔代教養的議題,而是我們與鄰居的距離。這是一個互助與互相分享的鄰居關係。

都市化的社會,公寓、集合式住宅的居住環境,讓鄰居關係冷漠疏離。光在電梯間鄰居相遇,總見尷尬侷促,視線不是抬頭望著燈號,就是側身或低頭,迴避視線接觸的機會,能點頭微笑的,多數來自長者的主動,比較好些的便是一起丟垃圾的時間,才知道原來鄰居這麼多。然而疏離算是好的,更多的是對立,指控,「請不要在浴室抽菸」、「樓上的,請不要讓小孩在室內奔跑」、「樓上的,請走路輕一點」、「你家狗走路的爪子聲吵到我們了」,樓上的鄰居百般解釋:「那個時段家裡沒人,噪音不是我家發出的……」,警衛、警察處理這類鄰居糾紛比率應該很高了。當然,鄰居間誹謗、公然侮辱、毀損、傷害的司法案件也不少。

曾有研究報告指出以居住於傳統農村住宅者與鄰居往來密切及非常密切比率高達50.53%,六樓(含)以上公寓者佔21.30%,顯見現代化公寓式住宅降低鄰居間互動頻率。但逾六成同意自己不在家時會讓鄰居幫忙留意家裡狀況及主動幫助生病的鄰居。

據報導瑞士曾有Pumpipumpe計劃,重新定義「鄰居」,也就是以貼紙標示家中可出借物品,讓鄰居可以臨時商借所欠缺物品,使社區回到緊密互助的時代。或許我們也可以借鏡,推動鄰居友善互助運動,改善逐漸疏離冷漠的鄰居關係,也可藉此因應超高齡社會的來臨。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賴芳玉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