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與惡的距離:韓郭能擺脫「消失的密室」嗎

出版時間:2019/04/25 16:19

古志誠/時事評論者、文字工作者
 
甫告播畢的公視、HBO合作推出的話題神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線上四百萬收視觀眾引發討論,也探討諸多面向;其開門見山談社會寫實事件鄭捷和王景玉「無差別差人」、「死刑廢死」、「關說」、「新聞殺人」、「司法改革」程序正義等等⋯⋯筆者認為如編劇呂蒔媛所言闡述本劇「標籤化」,思維僵固,此際陷入泥淖初選當局國民黨中央,密室協商,值得借鏡省思!
 
筆者感嘆,神劇《與惡》最大成功因素就是劇情「接地氣」,這也是國民黨當時馬英九總統和法務部長羅瑩雪司法改革「程序正義」,最欠缺的。
 
從首集開始帶入長年司改聲聲呼喚,司法如何重懲「十惡不赦」的犯罪者?「矯正署矯正了什麼?」只有關羈押而沒有「治療」,意義何在?例如,在鄭捷伏法之前,尚有四十一名死刑犯尚未執行,鄭捷之前還有多人可能「優先」槍決,為何鄭捷能「插隊」?只為大快人心?然從判決確定到槍決,僅有十九天時間,前法務部長羅瑩雪與馬英九的人權與程序正義又在哪裡?二○一五馬執政,獄政機關還發生犯人挾持典獄長喧騰一時,這是獄政空窗。
 
最終回談到修復式司法(Restorative Justice)。根據地檢署資料,因犯罪行為受到最直接影響的人們,即加害人、被害人、他們的家屬、甚至社區的成員或代表,提供各式各樣對話與解決問題之機會,讓加害人認知其犯行的影響,而對自身行為直接負責,並修復被害人之情感創傷及填補實質損害。對於訴訟主體,若檢察官不提出修復式司法等訴訟途徑,被害人就不能主動提出,是否,賦予被害人訴訟權是否合乎審判公平?
 
筆者直言,如果加害者始終「不肯認罪」修復式司法,還有用嗎?在現行司法制度與法院審判常悖離社會回應下,被害人若要「感覺正義得到實現」,被害人、加害人及雙方家庭、社區(群)要進行「充分的對話」;筆者以「小燈泡案」為例,被害家屬先接到媒體通知,而後才知檢察官起訴,這讓家屬感到不受尊重,現實與理想還有段「與惡距離」。
 
至於國民黨初選茶壺風暴演變藍營角力內鬥,從「特邀」到徵召,韓國瑜痛批「政治權貴,密室協商」。韓總自己能擺脫密室距離嗎?郭台銘願意「妥協」嗎?企業家懂啥叫「政治妥協」(Political compromise)嗎?國民黨長年在立法院裡「小房間」開啟「密室協商」,宛如哈利波特《消失的密室》這是眾所周知的公開秘密,卻不以為恥甚至改革。馬王政爭釀出「老王關說」,這批人馬依然消遙政壇,還有人要角逐藍營總統初選,首投族的你看,怪不怪呀?
 
談到低薪,我疼惜蝸居族依舊領著二萬三千一百元,仍在物價漲聲響起的年代夾縫中求生存,蔡總統的「加薪」力道不夠。而司改與判決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是司法民怨,更是長期不被信任、易讓民眾生疑的關鍵。如國民黨對同婚平權的「標籤化」讓人厭惡,藍營自身要改革的聲浪,可說已兵臨城下,無法再迴避了!馬王關說,司改前科,藍營的司法與政治間糾葛,恐難昭公信。
 
然司法院前院長翁岳生在釋憲七十周年提到:「期盼大法官作成解釋案要符合人民的感情,須符合正義公平」這句話,筆者同樣送給韓國瑜、郭台銘和國民黨!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新聞網》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