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內初選見權謀 外交官:不甘心台灣就這樣毀掉

出版時間:2019/04/25 08:21

劉仕傑/青年外交官

今晚不談外交,想說些內心話。

這幾個禮拜看台灣的政治新聞,說實話,內心感到非常厭倦。

兩個主要政黨光搞個黨內初選,只讓我們看到了政治的權謀與現實,遊戲規則一改再改。

就為了一群十年內即將在政壇成為過去式的人。

而偏偏這一群人現在掌握著百分之九十的政治資源。他們一生汲汲營營,政治上算計苟且,就為了等這一天衝到頂端皇冠加冕。所以哪捨得放過呢?

除了總統大選,立委選舉也是一樣。一堆老人看不出來為何要出來選,或說哪有資格選,或說,這些人當選對台灣哪有什麼好處。

但他們都要選。

例如士林北投的潘懷宗。明明不是醫師,明明地方上一堆罵聲說整天上節目賣藥卻沒在做事,但卻在去年議員選舉高票連任,然後今年又要出來選立委。

新聞一直吵,什麼國親不合國親合,該怎麼協調該怎麼搓湯圓。但明明就是一群我看不出來為何他們要出來選立委的人,除了自身的利益之外。

看了很煩,也很累。

明明同時間,世界上發生許多事,但媒體不關心,外界也不關心。

例如,香港佔中九子今天宣判,逃犯條例正在修改。香港的今天會不會變成台灣的明天?這麼重要的問題,台灣政壇的這些老江湖,no one fucking cares.

例如,烏克蘭的喜劇演員當選總統,芝加哥選出一個非洲裔的黑人女同志市長。這兩人,都是政治素人。當這些沒有「條阿喀」的素人都能當選,為什麼台灣的政治還在樁腳來樁腳去,只談派系分贓?台灣的政客,難道看不出來,年輕人跟中產階級,看你們看得很煩很噁心。

例如,UBER在凱道抗議。要不是搞了180台車子排出103-1的字樣搏到一張新聞版面照片,民眾有關心嗎?交通部到現在還很強硬。但這牽涉到台灣的法規,能否因應創新模式,跟上科技的腳步,找到一個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而不是,辦公室公文一直寫一直批,就要交差了。政府跟國會議員到底有沒有意識到這件事的重要性?

彰化呢?更慘。離岸風電已經快要上不了新聞版面了。沃旭能源到現在還沒決定要不要留下來,國產化的議題之前被打成不要崇洋媚外,失去了理性討論的空間。這幾天終於大家慢慢接受國產化不能一步到位,但這過程展現的民粹殺氣,沃旭以及在台灣的外資都看在眼裡。立委們不擔心嗎?中央及彰化政府都不擔心嗎?

台灣的政府文化呢?官僚體系呢?有哪一個高官真正想要改革?今天他媽的有哪一個大官願意來聽聽基層文官的心聲,讓我們告訴你台灣的官僚文化有多麽缺乏彈性,多麽不合時宜,我就一輩子投你外加當你選舉志工。我們還在用從中國搬過來的官僚文化在run這個海島國家,整個政府笨重的要命,可是每一個部會的部長們都看不見聽不到,反正能當官最重要。但我告訴你們,官僚文化不改變,哪個顏色當總統都一樣。

憲改呢?到底是總統還是行政院長是最高行政首長?權責不分的結構性問題,難道又要一任總統拖過一任總統,永遠不改,就因為當選的人享受權力的鴉片後,捨不得交出去了?我們這個詭異的總統制,到底還要害台灣多久?

我不想再繼續舉例下去了。

比我關心台灣的人很多,比我專業的人很多。我們只希望,這些只在意自己位置的政客,旁邊有一桶屎你們自己挖來吃,慢走不餵。

每次我跟一些跟我年紀相仿的朋友討論這些事情,我們都很憂慮。我們都已經出社會十年,明明可以把眼睛閉上,假裝社會很美好,開始利用一點點累積下來的資源跟人脈當一個舒舒服服的中產階級然後養兒育女。

但是我們不甘心。不甘心台灣就這樣毀掉。

但除了寫臉書廢文外,我們又能怎樣呢?畢竟我們沒有掌握政治資源啊。不是政治家族,不是財團背景,我們就只能當個廢物小文青。

而我不是唯一一個感到嘆息的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