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蘇冠賓:從「Uber代替小黃」到「AI淘汰醫師」

出版時間:2019/04/25 00:07

蘇冠賓/中國醫藥大學精神醫學及神經科學教授、身心介面研究中心主持人

交通部預告「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修法,阻斷Uber與租賃業合作,網路叫車平台自救會日前號召萬人至總統府前抗議,拉起「沒有人應該輸」的黃毛巾,要求撤回惡法。Uber運用大數據和導航科技的商業模式,推動傳統運輸租賃產業的進步,成為世界推崇「科技推動產業模式改革」的成功案例。

有坐過Uber的乘客都知道,「打開App、輸入目的地、自動獲得旅程所需的時間和費用、事先知道司機的評價和車型、分享行程讓家人好友知道自己的即時位置、下車時不用付現或找零……。」其他還有「沿途共程減碳又減價、尖峰離峰的彈性車資、老人嬰兒搭乘的專車、沒有拒載短程或不跳表」的創新做法,以我個人來說,在國外一定坐Uber,在國內有Uber就坐Uber,沒有Uber就自己開車,能夠享受高品質的科技和服務,就是文明人的福氣。

然而,科技進步不免造成相關產業努力工作的勞工失業,是社會進步過程中最大的遺憾。雖然我不坐計程車,但我支持計程車司機捍衛自己的工作權和生存權。然而,政府如何在兼顧弱勢權益和社會科技進步之間取得平衡,才是真正的政治智慧考驗。政府如果完全無能,「既得利益者」和「死守落伍法規的官員」(有時兩種身分就是同一個人),也不可能永遠拖延科技的進步。

回到醫學教育,隨著科技的進步,臨床醫師遲早必須因應「病患對醫師有能力操控醫療AI(人工智慧)」的需求,甚至在不久的將來,部分專科醫師不可避免地會被AI取代。

不只IBM的「華生癌症治療建議系統 (Watson for Oncology)」,「AI醫師」已在放射診斷、病理診斷、糖尿病眼病變、骨折、腦中風、三維骨盆重建……越來越多的領域大顯身手,就連公認最不容易被替代的精神醫學,也因為「穿戴式科技」研發,促成「系統性連續性的行為資訊之蒐集」和「即時性動態性大數據的分析」,逐漸克服「預測發病」和「客觀評估精神病理」的困難,再加上「情緒辨識、虛擬實境以及AI心理諮商」對「憂鬱、自殺、創傷症候群、自閉童社交功能」的新研究,使得AI在未來精神醫學的應用上產生無限可能,更會把精神疾病的預防、診斷、治療和研究,提高到完全不同的境界。

在可見的未來,AI時代剩下三種醫師,第一是被機器人淘汰的醫師(機器人做得比我好);第二是勞工階級的專科醫師(我有能力監督機器人因為我比機器人做得好);第三是有能力蒐集「精準臨床大數據(醫師科學家)」並能夠駕馭機器人的醫師(利用AI如虎添翼的醫師)。近年來台灣推動廉價式健保制度,醫師被「衝刺服務量」激勵,排擠「維持專業價值」的資源和「精進醫術」的動力,變成「只顧、只願、只會」大量地、機械性地提供健保給付的醫療項目,在AI來臨的時代,也就會成為第一批被替代的醫師。

當醫師被機械人取代的那一天,醫師可能也會走上街頭去捍衛自己的工作權和生存權,只是社會大眾就不會像同情弱勢勞工一樣去同情醫師。醫學及科技進步一日千里,醫學教育應該要思考「是否能跟上21世紀的腳步?」也應致力朝向培育利用科技解決重大醫學難題的一流的醫師科學家。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