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偉雄專欄:他們是黎明的星辰,說出:早安台灣!

出版時間:2019/04/25 00:02

詹偉雄/文化評論者

整個90年代,貫穿我青春的尾巴,滋味不是甜美,甚或帶點苦澀。

我經營一家迷你的廣告個人工作室,跟李瑋珉建築師分租了他事務所的一個小房間,從紐約留學回來,瑋珉兄一心想在建築上大展身手,但無奈只有室內設計的案子可做,空閒的時間很多,他把大部分心力投資到架設辦公室內的網路,那時Internet剛冒出個邊,沒人知道它有天翻地覆的潛能,但我跟著他在撥接上網modem古怪的音效中,看著Netscape股票在NASDAQ上市一飛沖天,嚇出一張大嘴,記憶猶新。

我最常一齊工作的夥伴是剛成立不久的三人合夥組:JRV,J是行銷與企劃大姊Johanna,R是空間設計陳瑞憲,V是香港來台定居的平面設計師Van,JRV事務所承接了台灣商業世界中最看重設計與創意的幾個客戶,譬如說當時的時尚選品店Joyce與誠品書店的吳清友,但多半時候,我是覺得喪氣的,台灣本地客戶幾乎全無例外的霸道鹵莽,常會讓心思纖細的創意人覺得受傷。我常常和Van蹲在民生社區小公園的台階上抽菸,靜靜地望著雨滴下來,和《戀戀風塵》片尾文遠聽著李天祿講命運的那個姿勢,相去不遠。

這是回憶了,現在的台北,給我的感覺卻是完全不同。

我的眼前是華山文創園區,剛在停車場遇見了網路年代台灣的創業才俊葉建漢,他的辦公室剛搬到華山,目前經營一家加速器公司以及風風火火的iDrip擬手沖咖啡機,在他的公仔會議室喝了三種咖啡後,下得樓來,要去看文博會布展進度。

我的年輕朋友們幾乎承包了此次展場的全部設計工作,劉真蓉是主策展人,統籌各分館的意義連結外,還負責主場館「演變舞台」裡的動態表演藝術。四個地方館的策展人中,格子負責桃園,游智維負責台南,方序中負責屏東,Plan b的張憲文與草字頭的黃偉倫、在地的Suming負責台東館。工藝館的策展人是有「黑手媳婦」稱號的徐景亭與工業設計師吳孝儒,周末的華山門前草原有一個三天的大市集活動,取名叫「山海廟集」,顧名思義,這是一場很澎湃的有吃有喝、好玩且有身體感的場子,由朋友們口中的「市集女王」米力籌劃。

除此之外,《週刊編集》的李取中和設計師葉忠宜合作,外加一群深入地方鄉間的圖文編輯們,為這四個縣市製作了四本動人的地方生活導覽誌《本地》。在仁愛路的空總遺址,帝寶建築群的正下方,黃偉倫策劃了一個別開生面的「釣蝦場大學堂」,這是一個將地方特色的生活與嚴謹的生態倫理思辨,整合起來的一個很有意思的論壇。真蓉的先生陳漢儒建築師,在松菸誠品對面的台北機廠設計了一所立體構架的NEXT鐵道博物館,展露了一些他們過去在荷蘭MVRDV事務所歷練來的靈巧創意。

今年的文博會是一場台灣設計人才的大車拼,在討論群組上我目睹他們工作到深夜,不時擔心自己做得不夠好,他們既競爭又合作,但我明白,光是這樣,他們創造的生命世界,已經和我與那些中年夥伴在上世紀面對的「苦雨之地」,大大不同。Under 40的他們多半曾留學海外,帶著科班設計訓練重新審視鄉土鄰里,美學技藝是基本身手,而不斷地往內挖掘、增益自己,則是他們各自在事業領域擴大地盤,取得敬重的世代特質。當然,他們也置身於一個全新的、渴望才華的大時代,鄭麗君部長和丁曉菁次長以及台創的艾淑婷副執行長,像是三位大天使,幫助這群年輕朋友在古怪的官僚體系中,如同英式橄欖球員般左突右進,辛苦達陣。

好幾個團隊,花光了所有的預算,卻還投入自己的資源,要讓展場燃燒到最熾熱的狀態,這是我在90年代未曾經歷過的事,從象徵意義而言,他們是大聲說出「早安台灣」的人。

文博會24日開展了,多年後或許你會發現:它是一個分水嶺,標記了一場黑夜,與一記黎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詹偉雄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