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德國】詹愷欣:寧租屋的德國人為何對房東翻臉

出版時間:2019/04/24 00:07

德國特派員:詹愷欣/馬克斯普朗克生物物理化學研究所博士生

差不多5年前,我申請上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立刻拿著熱騰騰的入學許可開始頻繁往返哥廷根和當時居住的海德堡找房子。在德國沒有地址就不能跟市政廳登記入住,沒有登記入住就什麼事都不能做,因此找房是最重要、最令人焦慮的事。1個月後我終於找到現在的住處:在大學附近、37平方米的小套房,月租含水電470歐元(台幣約1萬6000元)。

這個租金當時算高,但因為德國特有對租屋族的各種保障,5年來我的租金都沒有上漲(房東也很難合法的為了漲房租跟我解約),陽台漏水的裝修費用也完全由房東負擔,這讓我感到非常慶幸。尤其最近看到大樓裡其他的房子,房租已經比5年前整整漲了25%以上。哥廷根是個大學城,租屋需求一直很大,再怎麼老舊昂貴的小套房還是不斷有新的學生入住。

德國約有50%人口選擇租屋,遠高於歐盟平均的30%。這原因可以追溯到二次戰後,面對許多被聯軍轟炸夷為平地的城市,西德政府認定居住正義是維持社會穩定、重建經濟的關鍵。因此他們制定許多政策鼓勵建商建造適合出租的平價住宅,在20年內解決了房源短缺的問題。嚴格約束房東的法律,也確保租金漲幅遠低於其他歐洲經濟強國,更使德國人沒有買房的動機。

然而到了90年代,德國政府失算了:各地政府普遍認為德國人口會減少而造成對房屋的需求降低,因此開始釋出公有的建地,並且停止開發平價住宅。沒想到德國人口不減反增,許多人移居大都市,住宅數量一下就跟不上需求了。

現在在德國都市租房子的經驗跟5年前很不一樣了。在柏林,上百人爭先恐後看房子是新的日常,過去十幾年房租翻了一倍,佔了上風的房東也會藉機讓房客簽下很不利的合約。這是在德國社會很巨大的變動。

這個月初,上萬人在柏林遊行抗議,要求市政府強制徵收大型租賃公司手上的公寓並以低價出租。他們發起的連署如果超過2萬人簽署,就可以強迫柏林市政府正面回應。左派的綠黨和左翼黨也表示支持用強制徵收取回被拿來炒地皮的建地。而保守派政黨反對強制徵收的同時,也將居住正義視為很重要的議題;總理梅克爾去年就宣布將投入60億歐元,提供租屋和購屋補助、興建社會住宅、獎勵良心屋主。

我在哥廷根讀書快5年了,最近身邊的朋友開始畢業,然後搬到別的城市就業。找房子的負擔讓同年紀的德國朋友們既疑惑又擔憂。在移民、能源政策等議題正加深社會分化的今日,德國社會和各個政黨仍對於居住正義有很強的共識:平價、舒適的住宅應該是所有人共享的權利,更是長期經濟成長的基礎,不能淪為投資者和建商圖利的工具。德國如何解決眼前的住宅危機,將是世界各地面臨同樣問題的國家的指標,很值得繼續關注。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