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能不能當飯吃?

出版時間:2019/04/22 21:16

鄭正博/互補論研究者、雄中退休教師
 
「民主能不能當飯吃」最近成為媒體政治圈上的熱門話題。由於我一年多來在高雄中學催生了一個哲學社團,就是有感於當前科技的高度成功,可以說是線性思維的功勞,但未來的世界也許需要非線性思維來互補。可是如何介入當前單一思維的世態,不能不慎重研究可能性如何?方法如何等等。而雄中學生是我熟悉的對象,也算是適合我的條件所能觀察的對象。
    
在哲學課裡我刻意強調哲學與科學最大的差別,就在於科學通常只關心單一解,而哲學則允許或甚至鼓勵非線性的擴散態答案。所以關於「民主能不能當飯吃」,就不能在單一解裡獲得解答,而需要從定義到論述的理論系統等釐清答案。
    
商人也好政客也好,成功致勝的利器就是他們擅長快速或精準地擇定目標並全力以赴。但人類需要的只能是這種能力嗎?老鼠發現心愛的食物,也會「等個」幾天,相信足夠安全了才敢下手;甚至連昆蟲都是。這一定是演化歷史教導他們的「智慧」。但如今全球發展的趨勢,卻因為科技或理性思維的成功,而被「刻意」反彈成低層的智能,以致有人還是堅持單一解,畢竟這比較算是低層腦的思維,而成功者確實也是最大的證明。
    
問題是民主本來是西方城邦文化的產物,城邦成員理論上被認定基本上是可以在城邦利益的前提下,站在自己的立場表達意見的。這麼一個基本的前提,怎麼好像不能兼顧,只能在個人立場與全體立場之間而擇一呢?那是中國文化裡因原本就沒有全體──或說公領域──的想像之故,而誤以為是只能有單一答案的是非題,而不知道其實可以在選擇了適當的理論系統之後,不同的系統就有不同的答案。
 
比較簡單的理解,可以以你出國時,在不同的時區裡會發現所到的國家,機場的時間怎麼和你從台灣出發時的時間不一樣而驚訝。但如果你是老經驗,就知道稍作系統轉換,就知道問題也不是那麼值得驚訝。由此可見,問題不是民主能不能當飯吃,而是公領域的思考裡本來就該用民主性的思維,如果真要當飯吃,也請用公領域的思維來論述,而不是公私領域混在一起,誤以為可以發生真正的矛盾,猶如出國後,還要堅持自己的錶與外國機場的鐘,時間的正確性也只能是二擇一般的答案,那就是笑話了。
    
可惜這種觀念還沒有變成多數人都能理解的基本智能,以致如今對「民主能不能當飯吃」還被認真追求單一解。所以我很期待在未來的高科技世代,能不能逐漸培養諸如時區或幣值般,屬於系統性差異的觀念,而不要再以為永遠都是讀小學,永遠只要求有單一的標準答案。當然這一步要跨出去不簡單,但我認為可能不輸給諸如AI之類的發展更不重要。如果台灣真喜歡搶第一,這能不能列入考量呢?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