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吳洛纓專欄:造反有理

出版時間:2019/04/20 00:11

吳洛纓/ 資深編劇 

我確切記得自己在三十歲的前一年,突然打破人生中的幾件原來做不到的事:戴隱形眼鏡、吃海參與泡溫泉大眾池。從小連點眼藥水都需要家人幫忙使勁撐開眼皮,在滴進兩滴藥水前,約莫要失敗個三四次。旁人看見你淚眼汪汪多半不以為然:「不過就是點個藥水,沒必要哭成這樣吧!」沒滴進去的藥水自然地順著臉頰流進耳朵,異物入侵感始終是我的罩門,更遑論佩戴隱形眼鏡。

這些改變有什麼特殊的理由嗎?其實找不到對應的原因。大約就是一個念頭閃過,「都要三十歲了,應該沒什麼事不可以了吧!」類似這樣自我放棄的心情,覺得高不成低不就的三十歲就要來臨,認定成不了一個藝術家(大部分藝術學校的畢業生都是如此)研究所念得七零八落、感情關係眼看沒有朝著婚姻奔去、除了在劇場導戲這種掙不了錢的本事,翻譯小說、寫寫劇評或報導文章都供養不起大不易的台北居。某天福至心靈來配一副隱形眼鏡吧!不挺認真地就學會把那一小片圓膜適切放進眼睛裡,光明乍現的那刻輕鬆感油然升起,這樣的好東西怎麼會現在才降臨?黑黝黝的海參更是神奇,之前無法判定它究竟是動物或植物(是刻意逃避),輕咬一口確定是食物,兼具軟硬度的Q彈感,顯然是美味珍饈,從此不再嫌棄它看起來又黑又皺的樣子。

第一次走進大眾池更衣區,和陌生人一起脫光衣服,毫無理由的羞愧起來,覺得全世界都盯著你看(其實沒有),避免與任何人眼光交會,更不敢望向鏡子。直到進入池裡,頸部以下被乳白的池水遮掩,才敢「睜開」雙眼。

溫泉池的常客拿出海鹽、刷子和不知名的球體,林林總總美容道具開始操作起來,看得人目瞪口呆。而後,在泛起的輕煙朦朧裡,發現女體的線條如此美妙,發福的肚腩側躺在石砌的池畔,像海獺或者河馬正在做日光浴般慵懶。也有年輕女孩從鎖骨到腰臀,劃出凹凸線的走勢,挺著雙乳用腳試探著水溫。我想起莫迪里安尼《側臥的裸女》、波提切里的《維納斯誕生》和潘玉良一系列的裸女圖,終於明白為什麼許多畫家都在筆下描繪女體,還未竟全功。特別是不受服飾框架或文明制約的女體姿態,不帶情欲的視角下,純淨、流暢、婉轉、細膩的線條帶來的溫潤,完全超越日常生活的視覺經驗,我們稱之為「美」的體會。

憑藉著習慣生存為人帶來安全感,我們知道按照幾十年的經驗法則,這樣活著不會出錯。但總會有幾個時候,在四十歲前、五十歲前(想想二十歲的我們可是跟世界對著幹)「我是誰」的定義,常會像桌角被撞了一下,桌面上的水杯因為震動而搖晃起來,甚至濺出水,甚至杯子滾落而打碎。撞擊可能來自於下意識,更深的內在渴望改變,就從某件可能對旁人毫無意義又微小的事,造反就此開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吳洛纓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