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歐洲】傅莞淇:英國脫歐借鏡──瑞士的生存之道

出版時間:2019/04/19 00:04

歐洲特派員:傅莞淇/文字工作者

歷經1000多個日子的動盪後,英國最終未能依照預期時程,在3月29日「有秩序地」脫離歐盟,如今還準備參與歐洲議會選舉。這場戲劇化的僵局受到全球媒體關注,但在鎂光燈焦點外,位於歐洲大陸中心位置、被歐盟成員國包圍的瑞士,也正在與歐盟協商新的關係,而瑞士曾被視為英國脫歐的一個可能參考模式。

在2012年,後來成為脫歐宣傳門面人物的倫敦市長強森(Boris Johnson)便曾向瑞士週刊《Die Weltwoche》表示,他期待打造一個「Britzerland」。讓英國與瑞士成為一個歐盟外圍組織的核心成員,與歐盟自由貿易、但保有不受布魯塞爾整合的主權。在英國脫歐公投結果落定後,也有不少探討瑞士模式、挪威模式等進路可行性的討論。

什麼是瑞士模式呢?瑞士是申根區與歐洲自由貿易聯盟(EFTA)成員,但未加入歐盟。在1992年拒絕加入歐洲經濟區(EEA)後,瑞士與歐盟在1999年與2004年簽訂了兩批主要的雙邊協議,規範貿易、研究、交通、環境等各領域的合作。瑞士也接受了歐盟人民自由流動的原則,換取部分的單一市場貿易權。因此,歐盟與瑞士的關係是由超過120個雙邊協議構成的,由大約20個聯合委員會監管。這保存了一定的彈性,以及也許對英國脫歐派來說特別具吸引力的國家主權。例如,瑞士得以獨立與其他國家簽訂貿易協議。

兩國的背景與條件並不相同。英國自1973年加入歐盟前身「歐洲經濟共同體」(EEC)。瑞士從來不是歐盟成員,名義GDP約為英國的4分之1,且已有數十年與歐盟斡旋的經驗。不過,英國更難向瑞士取經的原因會是所謂的「瑞士模式」其實已不復在。

2008年金融危機後,瑞士與歐盟沒有再簽訂大規模的雙邊協議。在右翼支持的限制歐盟移民公投於2014年獲得瑞士選民支持後,歐盟與瑞士於同年展開一個通稱為「框架協議」的協商。這將統合現有的零散協議,確保歐盟未來修正的法規更加暢行無阻地適用於瑞士,並在仲裁引入歐洲法院的詮釋權。歐盟期待這能提升雙邊關係的效率,讓瑞士與其他成員國在更平等的情況下競爭。

這個框架協議的協商已經進行了5年。其間經歷英國脫歐的挑戰,也讓歐盟對與給予任一國家「特殊待遇」的興趣缺缺。即使瑞士國內對這份協議仍有不盡滿意之處,如右派擔心這會侵犯國家主權、左派擔心可能影響薪資保障,歐盟已數度表明不會再進行協商,只等瑞士接受這份協議。

3月,瑞士國會在討論未來10年付給歐盟團結基金的13億瑞郎時,對此有激烈辯論。這份基金挹注國民所得毛額低於歐盟平均的成員國,協助減少歐盟內部的社經不平等。少數不滿歐盟在協商中立場強硬者建議先扣住款項,支持者則認為這是換取貿易權的合算代價。國民院最後以「歐盟不歧視瑞士」做為條件同意放款。

面對失去英國後依然有4.4億人口市場實力的歐盟,以小國之姿與龐大鄰居抗衡的瑞士可以提供英國的借鏡也許不多。但同樣作為以民主制度知名的國家,瑞士全國性公投的次數比英國頻繁許多,對同一議題舉行數次公投或反制公投也是司空見慣之事。3月底的一份民調有些意外地顯示,有6成人民願意接受框架協議草案,即使這不是最理想的選擇。願意持續行使民主工具、持續進行公眾諮詢,拉近民意與現況間的貼合關係,這或許是英國更可參考之處。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