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石芳瑜專欄:我的90年代女朋友

出版時間:2019/04/19 00:10

石芳瑜/作家

幾個年過半百的女人相聚,免不了像白頭宮女,追憶起青春時代,也是光怪陸離的時代。不像《血觀音》那樣邪惡與憤怒,我們幾個像是誤闖叢林的無知少女,比如:為何有人的同學一畢業就擔任軍火商的英文祕書?並且還不時找我兩位女友一起到「新同樂」陪客戶吃飯?

「現在想想那份差事應該就是飯局妹吧?可是為什麼我們傻傻地什麼不知道?」為什麼找妳們呢?我問。一個說:可能是省錢吧。一個說:說不定看起來比較清新。朋友的這個同學我也略有印象,曾是個小留學生。我也以為賣軍火也就是比賣炮竹威一點而已。「飯局裡的人長怎樣?」「沒留意,都五、六十,於是我們只顧著低頭吃魚翅。」好險只是吃飯,全身而退,加上無聊,後來也就不去了。「當年真是無知啊,也許混久了就成了某名媛了。」「也許混久了就成了軍火商吧!」

總之許多事已不可考,無知加上年輕貌美。比如我說起其中一位當年的辣妹,某次搭她的車,車停在紅綠燈前,她竟搖下窗,對隔壁開車的男子說:「先生一個人嗎?」我當場傻了眼。她說:「哈哈,有這種事?我那麼花癡嗎?」

聊起當年的感情事,想弄清楚誰誰是誰誰的男朋友。避開了這位辣妹女友當年其實是劈腿,她只說這個劈腿對象對她甚好,家裡開了個遊樂園,如今已成廢墟,還有人在那裡拍鬼片。「他媽人好,我常陪他媽聊天。後來卻被某某給搶走了。」某某是當年同校的一個女生,念書時就進了演藝圈。某某我也見過,曾是好幾個人的女朋友,比起我的女友們,確實更不單純。

我沒什麼談資,雖然感情也走過幾段,但當年認識她們也只是陪著玩,好奇這個繁華的90年代。我總是最早走,沒人知道我其實愛讀文學,雖然當時也只是半吊子。

二、三十年過去了,女友們有人感情顛簸,有人早早就結婚,但是在90年進入職場的我們,事業多少有點成績,而我則是中間停了好久。

我最要好的女友是我畢業第一份工作認識的,但她以為當年只是工讀生。「那年六月,我們算是畢業了,就算還沒畢業典禮。」我說。我是剪報室的專員,她的工作是翻譯剪報。也許感覺像工讀生吧?總之三個月後她離開了,去了另一家公關公司,我還在原來的位置多待了幾個月,每次都聽她帶來更多職場的八卦,像是誰跟誰被抓姦在床。落敗的那人後來淡出,而勝者如今仍是職場女強人。

人生風風雨雨走過,我和女友感情依舊,我想這就是一輩子的事了。而那個辣妹朋友也比過往重感情,說起故事來歷歷如昨,時間、地點、對話都記得。「我說某某啊,妳要是愛讀書,用功一點,妳就讀台大了。」「哈哈哈,真的!」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石芳瑜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