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阮慶岳專欄:小政府與大保母

出版時間:2019/04/19 00:15

阮慶岳/小說家、建築師

全球的政局動盪,民族主義與宗教團體的極端勢力崛起,各國政府手忙腳亂,甚至讓二十世紀最引以自傲的民主政體,有著動輒得咎與根基動搖的現象,主政者究竟當如何自我角色定位,成了必須認真思考的問題。

首先,以為肩負民意選票所託,就必須擔起所有權責的「全能政府」思維,也許已經不必然存在。事實上,許多政府目前所身陷的困境,正源自於他們執意扮演大政府的角色,對於社會衍生的各種無底線的需求與問題,都想一概(為了選票)去承諾解決,卻又無力真正承擔後果(包括因社會多元分歧化的對立),因而產生循環矛盾噩夢。

政府與民間的矛盾及對立,愈來愈深也難以化解,施政屢屢陷入兩面不討好的困境。在這樣共識分歧的年代,也許需要拋掉大政府的英雄姿態,承認自身的局限與不足,敞開胸懷與社會各種資源結合,一起挑戰與解決公共的社會問題。

譬如企業與社會公義之間的爭議,關鍵處就是必須由企業界、非營利單位及學術界共同參與,以能有效整合多樣的資訊與利益差異,不論是志工時間、群眾集資能力、國際大型企業的技術與資本、慈善基金等,讓企業發展與社會議題合一討論共生共利。

政府角色的適當退守,與民間力量的共同參與,還會需要有如保母般中介者的成長興起。這樣的中介者,是連結政府與民間的各種網絡系統,態度上必須比政府更機動也靈活,應對全局時也要比民間更宏觀周全,是民間與政府意見上的謀合機制,也是推動政策時的多元游擊力量。

此外,全球經濟變幻莫測,政府預測機制已然出現失靈警訊。計劃經濟體系面對破產的壓力,在「上而下」與「下而上」間的擺盪,政府控管的是否有效與必要,以及民間生存本能的力道間,如何藉由第三方的協作機制,產生互補短長的效益,是需要重新衡量思考的。

小政府與大保母,其實只是操作面的問題,可以不斷的作修正與破解。重點還是在於政府看清自身的角色意義,能透過靈活釋放決策與執行的權力,讓民間分歧卻多元的參與活力,真正成為社會的共有資源、而非彼此對立的禍害。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阮慶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