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改司:呂秋遠事件啟示錄─司法倫理規範不同於刑事責任

出版時間:2019/04/17 09:47

原標:司法倫理規範不同於刑事責任
文:法官改革司法連線
 
近日司法圈最受矚目的事件,莫過於這位以家事專業著稱的律師,被控勾引人妻上床了。(新聞出處
 
畢竟事件目前還未經過司法調查,未來還可能進入法律程序, #飄小編無意就該新聞事件多做評論。只是專精司法(官?)改革的林董事長對於該事件表示:
律師與委任人或諮詢者若都未婚,相關規範沒有限制彼此追求、交往,前提是「律師不能利用對方對於法律專業的依賴、需要協助,來利誘、脅迫交往」,至於任何一方已婚的情況,「絕對不能有男女情感交往,性關係更不行」
 
但真的是這樣嗎?是不是哪裡怪怪的?
 
林鈺雄教授主張應該有三個觀察重點:
1.除非是在委任關係之前就已經存在合意性關係的情形,律師不得與委託人有任何性關係。
2.性關係禁止的標準不是已婚未婚,律師與委託的當事人處於不平等的關係,性關係會影響其專業、中立判斷和導致利益衝突。尤其是離婚訴訟的律師諮詢和委任關係,這種性關係幾乎都一致被認定存在利益衝突(不可推翻的潛在衝突假設),更是絕對禁止,也是標準的律師懲戒事由。 
3.《律師倫理規範》不是為了維護異性戀婚姻關係之性忠誠義務而存在,懲戒律師更不是為了杜絕通姦。而是為了遵守法律人的職業倫理及維護當事人的利益。 

研究法律倫理的專家姜世明教授更直接點出:
▶律師禁止與委任人或因諮商而開始接觸潛在客戶發生性關係,主要考量區分為二層次:其一係避免社會大眾對於律師誠正性廉潔性信賴之破壞;其二係避免律師為維持性關係而隱藏或誤導資訊而有害於委任人利益。
▶著重前者角度者會原則上禁止之;其較著重後者角度者,將會個案上審查是否因為維持性關係而可能導致不利事項未詳盡告知,而違反委任人之利益。
▶立法例上有不同著重點,美國對於辦理離婚律師利用當事人心理脆弱倚賴關趁機與委任人發生性關係者,有不少懲處案例,停止執行職務一年者不少,常業犯應該可以更加重吧。
 
看出差異了嗎?

■林董事長先區分已婚、未婚,再把《刑法》(通姦)概念套用到職業倫理規範;林、姜兩位教授則不分結婚與否,明確著眼於律師的職業倫理及與當事人的信賴、利益關係。 
■著重職業道德的倫理規範,絕對有別於著眼行為非難的刑罰理論‼絕大多數擔任法官或檢察官乃至律師等法律專業工作者,都會對個人操守、專業素養及敬業態度有相當高度的自我要求,絕對不會僅以『不違反〈刑法》規定』為職業道德標準。這也突顯出法官、檢察官乃至《律師倫理規範》存在的意義,更是這類倫理規範都有別於刑法規範的關鍵所在!
 
台灣多數民眾不清楚法律上的民事與刑事責任差異,也就罷了。更令人難過的是,實務界不只林董事長誤將《刑法》判斷標準套用到倫理規範。不健忘的話,去年北律對張靜律師被申訴涉嫌違反律師倫理風紀做成不予處分決定,也是屢屢以《刑法》理論運用在決定理由當中。甚至,在去年職務法庭的爭議判決中,承審法官親上媒體以「無罪推定」、「罪疑惟輕」等刑罰理論,為事涉法官倫理的懲戒判決辯護。
 
編按:本文出於「法官改革司法連線」臉書,經作者授權刊登,請勿直接轉載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