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教師專審會委員:教師「教學不力」的處理機制為何?

出版時間:2019/04/14 00:05

洪維彬/台中市教師專業審查委員會委員

不適任教師,僅有家長團體關心嗎?

身為教師對於處理不適任教師的關心度,絕對不亞於家長團體,更別說是對校園涉及性侵、性騷擾、作奸犯科、……的狼師處理,這部分依目前《教師法》,學校本權責就可立即處理,根本不是教評會可置喙的。至於家長團體口中的「教不好」的老師,若是指「教學不力」教師,其帶給學校同仁的困擾程度,也絕非家長團體可體會。

校園中每位教師都有其既定課程與任務,要是有位教師偏頗了,影響學生的學習成效、輔導管教、……,是動態也是延續的,更遑論對班級經營的影響,這一連串的影響是連鎖的,對同仁造成的壓力與負擔也是沉重的。因此,不論是對校園中不適任教師的數量錯誤的評估,或是扣上師師相護帽子,家長團體對教師教學的一味臆測,失去的將是教育信任。

法貴於行,沒有啟動處理機制,一切是空談。一位受過國家嚴謹的師資培訓,且通過嚴格的甄選歷程,才成為校園中教育工作者,若是被質疑是「教學不力」,這不該是見仁見智的解讀,應該有一套標準的認定機制,才是彼此信服的開端。

而目前教育部「處理高級中等以下學校不適任教師應行注意事項」,也確實提供了資源與基準。自民國106年注意事項修訂新增「教師專業審查委員會」(簡稱專審會)機制,該年底台中市連續召開2次專審會議擬製完整的處理流程、調查機制、輔導機制、……等配套措施,並公告周知各校,截至目前為止(逾1年),全市學校提出申請案件為2件(1件申請調查、1件申請輔導),對比台中市學校數,或是教師人數,這個比例有如家長團體所言的嚴重嗎?當然,各界對處理不當管教或是教學不力的現象可能還不滿意,但問題是這是靠修《教師法》就可以解決嗎?還是目前現有機制就可立即處理,只是有某個關鍵環節被忽略,或是未被討論,或者是根本沒有被依程序處理。

不適任教師的處理涉及教師的工作權與學生學習權,維護學生的學習權是彼此最大的共識與焦點,但,工作權是屬個人的權益,當事人都會據理力爭,甚至不惜訴諸訴訟程序,屆時處理的過程都會被仔細檢覈與考驗,因此,處理不適任教師的程序必須是嚴謹的,也惟有嚴謹的程序才是最快的處理方法。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