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和平劉嘉偉:海洋悲歌,塑膠污染怎麼解?

出版時間:2019/03/22 09:35

劉嘉偉/綠色和平減塑專案負責人  
 
近日無獨有偶,在國際與臺灣接連發生鯨豚擱淺事件。汪洋的另一端,一隻胃裡面填滿了40公斤塑膠袋的柯氏喙鯨,因為塑膠袋讓它無法進食,在飢餓與脫水的狀態下死亡。研究人員解剖之後,發現鯨魚的胃裡有包括16個米袋和各式的購物袋。鏡頭轉回臺灣,近日有三起鯨豚擱淺事件,在海洋保育署與中華鯨豚協會共同進行鯨豚屍體的清理後,發現其中一隻雌性柯氏喙鯨,體內除了懷有一隻165公分的胎兒,同時也充滿著大量的塑膠垃圾。

在海龜鼻子插著吸管的驚人影片之後,美麗的海洋生物,再一次對嚴重的塑膠污染敲起警鐘。

根據估計,當今每年有高達1270萬噸的塑膠垃圾,最終會流向大海。換算這個驚人的數字,等於是每分鐘都有一輛卡車的塑膠垃圾被倒入大海。如此多的垃圾,無怪乎會對海洋生物帶來嚴重的危害。聯合國已將塑膠垃圾視為僅次於氣候變遷的全球危機,面對這場危機,很多部門都開始動起來,有團體倡議源頭減量、也有倡議回收與重複利用、同時也有政府或企業在討論替代物質。

以臺灣為例,環保署目前已經針對海灘上最常見的廢棄物—吸管、塑膠袋、免洗餐具與手搖杯等,提出具體的減塑時程。其中,率先起跑的吸管限用草案,也在今年3月舉辦北中南公聽會,預計從7月開始,就會先從公部門、醫院、百貨公司與連鎖速食店等場所,實施內用不提供吸管。這是一個好的方向,從政策端去導引民眾改變習慣。

只是,在吸管限用的草案中,我們仍發現令人憂心之處。目前草案裡只限定塑膠吸管,卻排除生物可分解塑膠吸管。換句話說,內用仍可以使用生物可分解塑膠的吸管!值得注意的是,生物可分解塑膠需在特定的環境與條件中才能妥善分解,以臺灣現有的回收體制和設施,並無法保證百分之百回收。若不能保證回收,生物可分解塑膠吸管仍有流到海洋,成為海廢或傷害海洋生物的風險。

去年歐盟議會通過的一次用塑膠禁用方案,如吸管、攪拌棒、塑膠軸棉花棒與餐具等,在材質方面明確禁止氧化分解塑膠(oxo-degradable plastic)與生物基與生物可分解塑膠,可見過去作為一次用塑膠替代品的氧化分解塑膠、生物基與生物可分解塑膠都不應成為替代選項。

面對塑膠危機,綠色和平始終提倡3個R作為主要的解決方案:第一R是減量(Reduction),第二個R是重複利用(Reuse),第三個R是重新思考(Re-Think)。大量的塑膠垃圾以驚人的速度不斷生產,已超出回收系統和環境負載的能力,治本的方法還是從源頭減少塑膠的使用,而不是以替代的物質去取代。

我們必須強調,生物可分解塑膠,跟一般的塑膠一樣,都可能會對環境與海洋生物帶來巨大的衝擊。改用生物可分解塑膠,其實是製造另一個問題,而不是解決問題!面對這場減塑戰役,民眾、企業、政府都應當一起思考如何改變生活習慣,從源頭減量,才是根本的永續之道。

專家解剖發現在花蓮擱淺的柯氏喙鯨胃裡都是垃圾。海洋委員會海洋保育署提供
專家解剖發現在花蓮擱淺的柯氏喙鯨胃裡都是垃圾。海洋委員會海洋保育署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