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日本】許仁碩:作家有島武郎的北海道解放之夢

出版時間:2019/03/10 00:08

日本特派員:許仁碩/北海道大學法學研究科博士生

日前日本內閣公布法案,將於新法中承認北海道的愛努族為原住民族,北海道「開拓」過程中,對原住民的壓迫與掠奪問題也浮上檯面。除此之外,在當時北海道的「國有無主」地,是由政府分配放領,因此在篳路藍縷的開拓民形象底下,其實有許多權貴取得了大筆土地,再對佃農收取地租,獲取暴利。

但在當時圈地圖利的風潮中,出身名門,從父親處繼承大片農場的知名作家有島武郎,卻秉持著人道主義與社會主義的思想,實踐了農地解放,對時代提出了強烈的異議。

有島武郎出身自薩摩藩,其父有島武在明治維新後,在薩摩藩掌握大權之下,歷任國債局長等高官,並擔任銀行、鐵路等重要企業要職。

由於當時北海道的殖民政策,亦是由薩摩藩所支配,再加上長子武郎就讀於札幌農學校(北海道大學前身),因此有島武便以其政商人脈,取得了鄰近二世谷車站預定地的大片土地,並招募佃農開始開墾。附近的農場主,也以當時的政商名流為主。

然而,原本就懷抱著強烈人道關懷的有島武郎,在前往美國留學期間,接觸到了社會主義思想,並為之心醉。進而在返國前前往倫敦,拜訪以《互助論》等著作而知名的無政府主義者克魯泡特金。

留學歸國,成為東北帝國大學農科大學(改制自札幌農學校,北海道大學前身)教授的有島,也正式從父親手中接下農場。但深受社會主義思想薰陶的有島,面對自己作為名門之後以及大農場主的身分,以及父親對自己的期待,感到十分痛苦。

在有島38歲時,相親結婚的妻子與父親在同年病逝。原就屬於以理想主義、人道主義著稱的藝文團體「白樺派」一員的有島,在沒有了家庭的羈絆後,辭去教職,開始專心創作。在數年間,陸續發表了《該隱的末裔》、《與生俱來的煩惱》、《一個女人》等代表作,一躍成為知名作家。

有島作品中的背景以及人物,大多環繞著農場的環境以及人們,而除了創作題材之外,有島也決意在農場實踐自己的社會主義理想。1922年,在農場的水圳完工後,有島即宣告無償解放農地,將農地交由原佃農們共有經營。

當時地主即便不再經營,也是將土地賣給佃農,獲利了結。名作家的左翼實踐轟動一時,卻因此不見容於政府與權貴階級。就在解放後,農場的主事者就被以「不當流用水圳補助金」的莫須有罪名判刑。抑鬱的有島在發表《親子》一書,揭露自身對父親與農場的複雜情感後不久,就與戀人自殺殉情。

有島死後,在好友的協助下,原佃農們成立了「狩太共生農團信用利用組合」,以合作社的形式成功經營下去,甚至撐過了二戰,直到在戰後才在反共政策下被迫解散。但即便解散,感念有島的居民,仍在當地建立了有島紀念館,至今仍持續對世人訴說著,百年前名作家有島武郎所懷抱著的,那個平等、解放的夢想。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