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師罷工誰有理】學者看法:機師罷工事件的媒體再現

2903
出版時間:2019/02/12 00:03
論者表示,從媒體報導華航罷工事件上,可以看到的是不同定義爭霸,如以比較東西方標準或用相對剝奪感與仇富心態來強調正確性,卻對核心議題沒有太多的討論。資料照片
論者表示,從媒體報導華航罷工事件上,可以看到的是不同定義爭霸,如以比較東西方標準或用相對剝奪感與仇富心態來強調正確性,卻對核心議題沒有太多的討論。資料照片

吳翠松/聯合大學客家語言與傳播研究所教授

關於華航機師的罷工事件,我想,沒有人會反對安全駕駛,合宜且不過勞的工時在當代已被視為是基本的人性生活需求。但什麼叫做過勞?什麼叫做合宜?過勞如何定義?在媒體中,我們可以看到不同的定義爭霸。

台灣自《蘋果日報》引進報業市場之後,最喜歡透過比較來顯現事件的意義,即將對象以某些世俗標準比較來凸顯意義。尤其是列表比較優劣成為最常用的說服策略(例如曾同為侯佩岑追求者的周杰倫vs.連勝文比較其身材、金錢、學歷……)。

在勞工運動中(或者說,在有關各式政策的討論上),台灣習慣以西方的標準為比較標準(例如比較機師的薪資、福利、休假等……),進一步說明台灣勞工的處境。這種方式雖顯了台灣勞動環境的問題,但在說服的背後經常又重新建構了「西方是先進」的帝國主義意識形態,助長了國人外國的月亮比較圓的崇洋心態。

另一個常見的方式,則是以境內其他工作的條件(工時、薪資)做為比較,告知閱聽人,相較於其他產業(醫師、科技業、鐵路、大客車運輸……),目前抗爭的勞工是不知足的。這種呈現方式除了複製了資本家所傳散的虛假意識與偽幸福感外,常常也構築了其他更低階勞工的相對剝奪感與仇富心態。而整個台灣社會,目前就是充滿了這種崇洋又仇富的心態(孫安佐的恐攻新聞亦可做為代表)。

當然,不管怎麼說,我想,增加機師人力是種必要,因為「長時及長期」在某一個密閉的小空間中工作環境確實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休息絕對有其必要,也是對乘客安全最大的尊敬,但人力增加後,錢從哪裡來?應該才是最根本的核心議題,目前並沒有太多的討論。

另一個常見說服的語藝策略是過勞班表的出現(近年來常見的勞工問題,在醫護、台鐵抗爭中都出現)。我想,要先釐清的是過勞班表和人力不足是兩回事,一般人邏輯上會覺得是因為人力少,所以才會使得某些人被迫需要過勞。但事實上,有可能某一組織中的人力是足夠的,但某些人因為管理人員的能力不佳,致使其班表中的某些時段確實過勞。所以,班表的排定很可能是管理而非人力的問題。當然,過勞班表和人力不足, 兩者有可能是有相關。故而,要先確認過勞班表的出現是人力不足還是管理的問題。

過勞班表很大部分是出自輪班制,輪班問題是起自於科技的出現,就如Manuel Castells所述,新科技不斷的推進,在當代除了造成地域空間界線的模糊和不見,大自然的時間也漸漸對人類的生活失去了影響意義。過去人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但現在24小時都有人在工作,透過科技,我們正在改變的人類的自然生命歷程。拜科技所賜,我們可以決定何時成為父母,可以延長壽命和青春歲月,我們也有了可以控制大自然的幻覺。

科技把我們帶到24小時都有人在活動的環境,但顯然當今科技還沒真的跨越大自然時序的生理限制,輪班工作人員的抗議很明確的告訴我們,人體的運作還是與大自然有著密切的關聯,也或許未來輪班醫學和人事管理技術應該做一個更緊密的結合,讓人們真的能在各個不同的時段與環境自在和舒適的工作著,才能更符應科技世界的變遷要求。

最後,這一波的勞工運動,不像過去機械時代資本主義社會中強調的經濟決定,反而以安全和工時成了抗爭的核心,或許這個轉變也正向我們預告著,當世界走向人權休閒娛樂為上的文化時,過勞將成為最神聖的勞工運動語言。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