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師罷工誰有理】律師觀點:機師工會戰略戰術犯了哪些錯

出版時間:2019/02/12 00:02

蔡昆洲/律師、仲裁人

罷工的目的是為了開啟和促成談判,並不是懲罰公司管理階層或勞資互相傷害,所以重點還是要回到談判。但從華航機師工會宣布罷工以來,勞資不易達成初步協議,可見雙方的談判存在嚴重的問題。

如果仔細分析機師工會提出的五大主張和21項訴求,這次罷工的主張有多項並不適合作為談判目標。首先,所謂的五大主張完全不能作為談判內容,因為它非但沒有簡化談判的項目,反而把談判內容模糊化,更讓人有包裹談判、漫天加價的觀感,特別是新增的第三、四項,對資方而言,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具體落實。因此勞方如果強硬要求以五大主張作為談判主軸,是完全談不下去的。

回歸到21項訴求,則可以簡單分為「財務事項」及「管理權限事項」,財務事項主要和勞動條件有關,作為勞資談判內容尚屬合理。但是管理權限事項對公司而言,有些是無法讓步的,有些是根本不知道工會訴求的重點何在。例如人評會解僱否決權、雙向考評、主管票選等,航空公司又不是大學或醫院,這明顯和公司的體制不符。例如招募嚴謹化、建立責任制度、誠信履約等,這要如何實行、具體內容是什麼、會不會沒完沒了?

戰略上,機師工會選擇的時機和對社會氛圍的判斷,錯得離譜。華航因其公股性質和公共運輸任務,政治判斷會直接影響公司決策。民進黨政府經歷地方選舉和公投的大敗,選舉結果背後代表的是保守路線或新自由主義是受到較多選民支持的,相較於2016年6月空服員罷工時,蔡英文大勝讓民進黨政府對進步議題一片看好,政治情勢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再者機師工會也不應該選擇在春節連假時罷工,正確的作法是提前宣告將要在春節連假時罷工,並在時限前完成談判。倫敦地鐵工會曾經威脅在皇家婚禮當天罷工,但最終是在那之前就和資方達成協議。在重要的節日或活動罷工,會大量削弱罷工的正當性和社會大眾的支持度,在政治及民意支持會是這場罷工成功與否的前提之下,竟做出這種判斷,實在是欠缺戰略眼光。

談判的精神是在尋求一個雙方或各方都可以接受的平衡點,絕不是亂喊價而已。我執業律師以來的感想是:台灣人真的很不懂談判。據說機師工會已經和公司談了大半年都沒有進展,廢話,談的方式和內容都不對,會有進展才奇怪,顯然也沒有找到對的專業人士協助。

相較之下,2016年華航空服員罷工的訴求主要聚焦在提升空服員的勞動條件,這本來就是公司可以在財務計算後予以同意的條件,加上天時、地利、人和各方面的配合,才能成為少數的成功案例之一。機師工會顯然沒有學習到那次罷工成功的幾項重點,戰略和戰術更是嚴重錯誤。這次罷工已經失敗,機師工會應該要及早結束,以免更加擴大工會、勞方和公司各方的損害。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