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工會施嘉承:警察稻草人——被扭曲的犯罪預防

677
出版時間:2019/01/22 00:05
論者呼籲警政署應廢除無效的長時間守望勤務,將無法進行預防的犯罪型態撤出守望的目標外,最後針對犯罪熱點進行謹慎的評估,不能僅將大量警力撒出當稻草人,做做樣子給民眾看。示意圖。資料照片
論者呼籲警政署應廢除無效的長時間守望勤務,將無法進行預防的犯罪型態撤出守望的目標外,最後針對犯罪熱點進行謹慎的評估,不能僅將大量警力撒出當稻草人,做做樣子給民眾看。示意圖。資料照片

施嘉承/現職員警、台灣警察工作權益推動協會監事

社會上存在著各式各樣的犯罪事件,而警察在這些事件的任務除了發現犯罪、犯罪偵查外,尚包含著犯罪預防。犯罪預防政策擁有許多態樣,無論是在媒體、大型活動上的犯罪預防宣導,或是治安顧慮人口的登記管理均是,但其中是否有無效、耗費大量資源且仍被濫用的政策呢?今日筆者要談的警察稻草人——守望,即是一例。

守望勤務實施的方式、地點與停留的時間將會對其效益造成影響,例如在明尼阿波利斯的熱點區域研究中證實,警方於犯罪熱點間的頻繁巡邏要比高見警率和快速反應更能有效降低犯罪率,且該研究發現「警力停留在犯罪熱點超過10分鐘,其嚇阻的效益與時間成反比」;另犯罪熱點的定義除了犯罪的頻率外,也需要符合公共場所、警察在可視區域內可以看到所有犯罪發生地以及確實通報等要件;其所能預防犯罪型態的內容也僅局限在陌生人間所發生的犯罪(例如無法預防吸毒、酒駕、幫派鬥毆、違反保護令等犯罪型態)。

現今的警察守望勤務並未將守望的時間予以限制,導致守望這個勤務被大量濫用且耗費警力,因為地方警察機關認為只要將警力放置在可能發生或已發生危害的犯罪發生地,就能預防該地的犯罪發生,無論是對內或是對外都能聲稱已加強見警率,做出完成犯罪預防的假象,而本已人力不足的派出所等單位便耗費大量的警力,在未符合犯罪熱點定義的計劃地點中進行長時間甚至是數個月的守望勤務。

因為撒出警力進行守望是能有效建立見警率迷思的策略,而長時間的守望雖在整體犯罪預防中效能不彰,但其針對地方短期間內的治安事件的確是能有效地降低頻率,例如近期警察在各地容易被詐欺車手提款的ATM熱點守望,的確能降低該處ATM被詐欺車手提款的頻率,但是因為車手還是會去其他地方實行犯罪,所以對於整體的犯罪預防並無實益。而地方警察機關認為只要犯罪不在本轄發生,地方警察機關就不會被上級檢討,那整體的犯罪預防是否有效又如何?他轄的社會治安事件發生多一點也無妨。

筆者呼籲警政署應廢除無效的長時間守望勤務、落實正確的犯罪資訊通報、對於地方機關的守望勤務進行管控,並在犯罪預防策略上重新評估,將無法進行預防的犯罪型態撤出守望的目標外,最後針對犯罪熱點進行謹慎的討論並評估是否符合要件與目的,不能僅是將大量警力撒出當稻草人,做做樣子給台灣的民眾看!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