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敏宏:長照2.0安全網為何接不住需求?

629
出版時間:2019/01/12 00:03
論者認為,長照2.0應突破以時數、件數進行管理的模式,正視每個受照顧者的需求,以照顧服務生活內涵為服務管理的依據,同時讓照顧服務工作者發揮最大個人潛能。示意圖,非本文個案當事人。資料照片
論者認為,長照2.0應突破以時數、件數進行管理的模式,正視每個受照顧者的需求,以照顧服務生活內涵為服務管理的依據,同時讓照顧服務工作者發揮最大個人潛能。示意圖,非本文個案當事人。資料照片

鄧敏宏/宜蘭社區大學「九一八演社」社團講師

根據衛福部「106年老人狀況──主要家庭照顧者調查」顯示,2017年有長照需求的老人為73.5萬人,但長照實際使用照顧只有11.3萬人,涵蓋率只有25%,其原因不外乎是「未從使用者的需求出發」、「提供的服務有限」及「民眾的不熟悉與不信任」,其實這些問題,並非長照2.0獨有的狀況,在長照2.0施行前,這些早就是「老症頭」了,那為何長照2.0無法對症下藥,說穿了,還是一句「彈性不足」。

而在前晚,高雄市又發生一起照顧者因不堪長期照料久病父親,勒斃父親再上吊輕生的人倫悲劇。明明長照2.0已經施行了1年多,為何這樣的照護殺人案例一再發生,特別是經濟弱勢,在求告無門下,選擇同歸於盡。當長照安全網接不住這些照顧需求,長照系統對於需求者的生活調查及照顧計劃的擬訂,顯然破了大洞。

近年,筆者因為撰寫《照顧秘書向前衝》,有機會近身採訪照顧服務人員,看見老人照顧的工作現場,也看見長照制度對於照顧服務的影響。傳統的居家服務,最為人詬病的就是過多的框架,讓照顧服務像是照本宣科,不被核定的事不准做,例如明明長輩有「備餐」需要,但不在核定範圍內,不行就是不行。但是,新的計件制計酬方式,表面上給予照顧服務工作者更優渥的待遇,卻有可能犧牲了照顧服務的品質,因為服務項目被切割的過於零碎,無法滿足長輩生活中「人」的需求。

一位在高雄的年輕照顧服務員,照顧一位失智的爺爺,每周固定大約3個上午的時間,帶這位長輩坐著高雄捷運或公車,在高雄各景點遊歷,這位照顧服務員還幫爺爺規劃了旅行地圖,周間有不同的行程,還可以依照失智者的情緒變化,以就近的大眾運輸工具變換行程,滿足長輩的需求。這樣的服務,讓失智長輩的家中主要照顧者有喘息的空間,而這位主要照顧者也是年滿65歲的長輩,因為照顧服務員的介入,讓家庭生活上軌道,同時讓失智者也享受到「社區化」、「在地化」的照顧。

那麼請問,這樣的照顧服務,應該歸類在長照2.0補助項目中──「照顧及專業服務」、「交通接送服務」、「無障礙環境改善服務」、「喘息服務」的哪一項呢?是的,它難以歸類,但就因為「無法歸類」,它很有可能在核定服務的過程中因不符規定而犧牲了。這個「犧牲」,可能斷送的是一個家庭的生活品質或一個家族的生命維繫。

居住在偏鄉的獨居老人,因沒有身心障礙手冊,無法使用長照資源,在寒冬中差點凍死在家裡;患有地中海貧血症的長輩,因為行動自如,無法申請安裝安全扶手,但隨時有跌倒受傷的危險。這些所謂的「個案」,面對的都是每天的生活,背後都是一個家庭的負擔,思考以制度製造正向循環,這是為何我們期待長照2.0的原因;突破以時數、件數進行管理的模式,正視每個受照顧者的需求,以照顧服務生活內涵為服務管理的依據,同時讓照顧服務工作者發揮最大個人潛能,這才是讓長照政策與長照工作在台灣開花結果的正道。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