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詹慶齡專欄:城市人的山海記憶

893
出版時間:2019/01/12 00:11
詹慶齡
詹慶齡

詹慶齡/資深新聞主播

一直以來,我喜歡海更勝於山。

遠因要回溯到十來歲左右吧!家族旅遊南台灣,終點來到觀光客尚未大量湧入的墾丁,沙灘素淨,海水正藍,都市小孩生平頭一遭零距離親近大海,乍見波瀾壯闊之勢,海天一色之美,彷彿被大自然魔幻力量啟動感官樞紐,頓時眼明心開,懵懂中,第一次體嘗天空海闊的滋味。

再接觸壯麗山海已是多年後,高中時期參加救國團自強活動,我們成長年代最熱門的寒暑假營隊,擠破頭才搶進一個花東健行名額,當時其實尚有其他堪稱流行的選項,例如戰鬥營、拓荒隊等,但青少年心中就是固執地想往東部走,原因無他,只為親眼一睹傳說中的太魯閣奇景,以及太平洋之濱的斷崖絕色。

太魯閣牌樓下,觀光客們忙著見縫卡位搶拍「到此一遊」紀念照,是我花東之旅的印象起點,坦白說,是個不太美麗的記憶點,分明也是外來客,叛逆期偏自以為與眾不同,內心不斷自我強調「我可不是來觀光的」,一時間還有點後悔,懊惱何必千辛萬苦跑到東部來人擠人。

然而,隨著健行路線深入幽微曲徑,所思所感也百轉千折,峽谷壁立千仞鬼斧神工,一條立霧溪竟如上帝之手,以時間換取力量,將堅不可摧的大理岩層一切為二,風景線上渺小人群只能列隊憑欄倚望,震懾於激流拍岩如驚濤裂岸,那時我就知道了,人定不能勝天,腳下踩踏的公路步道是來自人的意志與犧牲,不是課本上說的以人力贏了天地,萬物所為皆在天地注視之下,永遠不可能逾越自然與之匹敵。

近幾年,因著故舊緣由,幾乎每個夏季都會走一趟花東,前年舊地重遊燕子口,景致蒼憂磅礡依舊,人卻已逐漸白了頭,對自然的敬畏又多了幾分。

如果說國境之南如豔光四射的明媚佳人,那麼東海岸就像江湖俠客,始終帶著有點稜角的草莽氣息,某次無意間闖入人煙稀少的和仁礫灘,沖積碎石映襯湛藍海水,自成一股剛毅氣息,絕配連綿巨大岩脈,山海相偎迸射出狂野幻麗,風格獨具,那天,在一個不太熱門的景點,拍下生平最滿意的照片,再次被大海收服。

生長在四面環海的美麗之島,卻大半輩子困在水泥叢林中,真正能親近海濱山嵐的機會少之又少,因而格外珍惜每一次與山海的相逢和偶遇,去年盛夏花蓮遊,起早奔赴洄瀾等待日出,乘坐竹筏海灣巡禮,老友結伴感動滿懷,期待今夏花東行有緣再見旭日東升,普照人間。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關鍵字

詹慶齡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