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致芬:教育者應檢視自我性別權力意識

1148
出版時間:2018/12/08 00:03
論者呼籲,身為教育及助人工作者,時刻提醒自己去傾聽年輕與少數族群的聲音,並檢視目前所思、所感究竟是從誰的需求和經驗出發,這就是能給下一代最好的禮物。資料照片
論者呼籲,身為教育及助人工作者,時刻提醒自己去傾聽年輕與少數族群的聲音,並檢視目前所思、所感究竟是從誰的需求和經驗出發,這就是能給下一代最好的禮物。資料照片

葉致芬/清華大學心諮系兼任助理教授、新竹市諮商心理師公會理事長

拜讀12月3日王道維教授的《打開同溫層 看見天光》一文,筆者從諮商心理師和大學諮商教育工作者的角度,從心理諮商專業觀點回應如下:

1.「誰」覺得台灣對同志友善?公投過後的周一,我回到工作崗位,第一個踏進諮商室的學生就開始訴說公投結果所帶來的失落、傷心和挫敗。那一個星期當中,不管是同志學生,還是對台灣社會的性別正義抱持憧憬的異性戀學生,都有著濃濃的憤慨與不平。諮商室、課堂上、因應公投的情緒支持團體中,我看到及經驗到的都是年輕學生對台灣社會不友善不公義的心痛及失落,更別說是助人工作群組中那不斷攀升的自傷與自殺人數,讓人心痛。

王教授說台灣是全亞洲對同志最友善開放的地區,我非常驚訝!也好奇,這個友善的認知是從「誰」的角度而來?如果連身為教育和助人工作者的我們,都看不見學生的艱難,那誰來守護我們的下一代?

2.家庭的意義需要被擴充;立專法就是歧視與排除。王教授提醒年輕族群應看見社會已在進步,不要將他人的友善接納和專法當成歧視,更要看清自己過度看好公投結果是一種非理性認知。此種要求個人「調適內在自我」的傳統心理學觀點,當被置放於現今社會時,已不再適用。比如我們會鼓勵受暴婦女求助或離開受暴關係,而不會告訴她:「妳先生打妳是為妳好,至少他這次已經進步到沒有打妳的臉了,妳要試著看到他的進步,不然就是曲解他的善意。」

現今不論是哪一種心理諮商及治療論點,都強調社會文化脈絡對個人心理健康具有重要的影響力。傳統文化固有其價值和意義,但家庭與親密關係的定義需要被擴充及改寫,不只是同志,而是我們每一個人的心理健康才有出路。筆者在實務經驗中接觸到許多受困於單親和離婚污名的個案,深切感受到需要改變的是整體社會和法律對家庭與親密關係的認知,而不是要求缺乏資源的少數去自我調適接受不合時宜及有損心理健康的體制,也絕非使用專法將之隔離及排除。

3.以「接納」作為起手式背後的異性戀思維。王教授文末提到整個台灣社會經過公投洗禮,已預備好要「接納」同志朋友。筆者不解的是,同志不是異常,也不是次等,為何要「接納」?此語言背後是否仍顯現出「異性戀才是正常」的思維?如果接納背後是心疼同志或非異性戀族群作為少數與弱勢的艱難處境,是肯認的善意,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從身為異性戀/多數的位置上走下來,試圖努力理解非異性戀者/少數的生活日常和經驗。因為「差異需要的是被理解,而不是接納或同情」。

文末,筆者想以近日讀到的網路書評做結語「我非常害怕成為,覺得孩子的痛苦跟大人比起來不算什麼的那種大人」。身為教育及助人工作者的我們,能時刻提醒自己去傾聽年輕與少數族群的聲音,檢視目前所思所感究竟是從誰的需求和經驗出發,或許這就是身為大人的我們,能帶給下一代最好的禮物了。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