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壽全:程序彰顯正義或程序阻擾正義?

570
出版時間:2018/12/08 00:05
論者認為,標準作業流程的關鍵性有時不亞於目標,若程序出差錯,可能與原預期出入極大。譬如在臨床醫療上,因某環節不符程序,就可能造成打錯針的病人安全事件。示意圖。資料照片
論者認為,標準作業流程的關鍵性有時不亞於目標,若程序出差錯,可能與原預期出入極大。譬如在臨床醫療上,因某環節不符程序,就可能造成打錯針的病人安全事件。示意圖。資料照片

施壽全/馬偕醫院醫師

在紀律分明的團體中,推動任何事工,從起始建立計劃,接著執行,到最後達成目標,通常會訂有所謂「標準作業流程」。標準作業流程也可籠統稱為「程序」。對團體及當責者來說,目標很重要,但程序的關鍵性,有時也不亞於目標。

一般來說,程序如果完整周延,自然可順理成章達成目標且禁得起考驗。但若程序有瑕疵或出差錯,則可能出現幾種結果。一是無法達成目標或達成狀態與原所預期出入極大。這類案件可舉臨床醫療為例說明。譬如因某一或數個環節不符程序,就會造成諸如給錯藥、打錯針或開錯刀等等的病人安全事件。

另一種狀況則是,目標雖達成了,但過程並未完全按部就班辦理,導致「程序」遭到質疑,連帶影響目標的正當性。這類事例也可見於醫療過程。例如執行某種手術,術前醫療團隊已向病家做了說明,但開完刀後卻出現併發症而引起爭議,回頭檢視代表已盡對「手術風險」說明義務之憑據的同意書,才發現同意書漏填日期,雖然這也許不算大事,卻可能導致爭議無法在短時間內釐清。 

不過,有時為了迅速貫徹目標,處理的人就在程序上「權宜行事」,這種狀況偶可見於司法攻防。某案件看來事證明確,「罪大惡極」的嫌犯也將被繩之以法,但律師卻辯稱檢警蒐集某種證據「違法」以致無法被採認,終使被告逃過一劫而讓人扼腕。當然相對的,權宜行事,也可能造成清白的人蒙受冤屈。

反之,有時「阻擋」目標的達成,攸關某些別有意圖者的利益能否實現,所以就會在「程序」上施加無所不用其極的干預。各類公私部門,上自大國會法律訂定,下至小公司業務推展,平時不斷都在舉行著各種會議。有些開會幾乎都是專斷式一言堂的,固然讓人不以為然,但更多採取所謂「民主方式」的會議,則有些與會者,或運用挑釁的言語,或使出誇張的動作,或在相關文件中見縫插針、鑽牛角尖的挑剔,終於達到癱瘓議事,使其所反對議案無法討論及通過的目的,看了也真令人搖頭嘆息不已。

有些目標達成的途徑不止一種,但客觀來說,其實也有優劣之分,只是當事人卻未必採用最有利的方式。譬如說,有相當規模的機構,若有員工自覺遭到不平等待遇,應該有管道可以申訴,這是體制內的「程序」;在窮一切程序仍然得不到滿意答案後,再對外尋求協助自然無可厚非。

但遺憾的是,如今發表意見、批評抱怨的平台太多了,一有不滿,還未開始在體制內走程序,就直接對外「爆料」的情形很多。體制外當然也不能不算是一種「程序」,卻未必是好辦法,反而可能導致原本有機會妥適處理的問題陷入僵局。在網路勃興的時代,太過方便的方法很容易造成誤導,這可說是程序與目標,在傳統模式之外的另類關係,而且出現頻率也日益增多。

相對於程序,目標就是「實質」。雖然世風日下,程序與實質間的關係也日趨複雜,但總是事在人為,進行任何事工,都必須以最嚴謹的態度來護持「程序」,包括對懷有惡念,刻意在程序上吹毛求疵、無限上綱者,以嚴格管控程序「規範」來反制其干擾,並針對「實質」的達成,盡量充分協調溝通以達成共識,如此才不至於有以「程序正義」為藉口,實際欲阻擾「實質正義」彰顯的憾事發生。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