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蘭萱專欄:不做等愛的女人

1808
出版時間:2018/12/08 00:08
蘭萱
蘭萱

蘭萱/中廣《蘭萱時間》主持人

看完蜜雪兒.歐巴馬《成為這樣的我》這本自傳書,就算妳不是生活在當地的美國人,大概也可以逐漸理解為什麼她會成為繼芭芭拉布希之後,美國歷史上最受歡迎的第一夫人。

不只是在社會嚴重撕裂的美國,在惡意無所不在的時代,身為黑人和女性雙重弱勢的她面對別人「低劣攻擊」,依然堅持「高尚回應」的價值強者的姿態。也因為一路從優秀律師轉而投身社區公共服務,成為傑出女性的蜜雪兒,不吝分享挫折沮喪的坦率和真誠,讓她更有人味更加立體,人生故事因此更具說服力。

「我獨自一人在浴室裡,鼓起勇氣將針筒插進大腿。」多年求子不成一度流產的蜜雪兒,描述他們不得不尋求人工受孕時的低落情緒。「我感受到身為女性的沉重負擔,我比丈夫犧牲更多…… 。我必須每天去醫院照超音波檢查排卵狀況,他則繼續忙著處理公務;他不必為了進行子宮頸檢查而取消任何原定會議,只需要提供一些精子……。」

感覺不公平的怨憤情緒,一度充斥在凡事講究平等的蜜雪兒生活中。如果她對自己狀態缺乏敏銳察覺,一味對生理和際遇的挫折埋怨老公、哀嘆上蒼,她的形象很可能和你我生活周遭認識的某些人開始重疊,不自覺地成為尖酸怨婦,認定整個世界和她作對,也和所愛的人過不去。

「他總是開心的打電話回來說,在路上了,或者快到家了。有段時間,我把它當真了。」期待享受兩人或家庭時光的蜜雪兒描述,「晚上我會幫女兒洗好澡,讓她們晚點睡,等父親回家給她一個擁抱。或者我會自己先餓肚子不吃東西,點好幾根蠟燭,等著和巴拉克共進浪漫晚餐」,但這一切的配合只是加深蜜雪兒對政治的厭惡,因為「生活就是等待,等待,數不清的等待……。」

生活中的大小挑戰從沒止歇。好不容易度過孕育新生命的難關,但多了個爸爸身分的歐巴馬卻更常缺席。蜜雪兒自認委屈、羞辱,甚至開始討厭起在期待失望生氣冷戰中不斷循環,卻無能為力的自己,一個等愛的女人。

我想起兩位朋友。一位年近30,在幾個男友走馬燈般更迭之後突然「斷鏈」,無法適應空窗期的她幾乎無法自處也無心工作,每次碰面總在期盼或感嘆下個白馬王子何時現身,彷彿自己是個待救援的愛情災民。嚮往《慾望城市》影集裡時尚獨立女性形象的凱莉,拜金血拼程度毫不遜色,但要說到和事業忙碌的另一半不論分工和相處,達到和諧流暢不緊張的親密互動,卻歷經獨守空閨負氣離家、幾度冷和熱戰的十五寒暑後,才終於學會的人生習題。

正如同蜜雪兒.歐巴馬若沒有足夠的警覺察知,負面情緒會嚴重啃蝕心靈破壞關係,看似懲罰對方實則是凌遲自己的情緒陷阱,這個以幸福形象著稱的美國前第一家庭,或許根本撐不到美好的這一刻。

主動出擊。依著該有的節奏列出家庭行事曆,然後「邀請」對方參加;不做「非必要」的妥協,凸顯也有屬於自己的時間空間;共同經營關係和家庭,一起,很珍惜,分開行動,也應該相互尊重、自在享受。

不做等愛的女人。才是任何現代關係中,真正的平等平權平衡。




 

關鍵字

蘭萱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