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石芳瑜專欄:老派與新潮

489
出版時間:2018/12/08 00:09
石芳瑜
石芳瑜

石芳瑜/作家

「一路順風,有空拍些照片吧!」

一位不常見面的好友出差旅行,傳來幾張旅途中的風景照片。沒有感想贅語,大多是當地地標或是交代哪個場景。對不太用臉書、IG,只偶爾用用LINE的友人來說,我突然意識到,這就彷彿是科技化的明信片。特定的對象、明朗且沒有不可告人的情感,既非家書或情書,收件者亦感輕鬆愉快。

時代演進,這樣的溝通方式實屬老派。現在的年輕人愛用IG,動不動就上傳美食、旅遊照片,沒事也來張自拍,偶爾還開個直播。沒有特定對象,就像公開的私人相簿,然而網美卻可引來成千上萬的讚,於是有人笑稱這是一個人人狂刷存在感的時代,但是P圖又P到每個人看起來都大同小異。

沒有網路的時代,我們說話往往有特定對象。「有些話我只對你一個人說。」通常不是什麼秘密,而是本來就這樣。

見面說不出口的話,或是相隔兩地,我們才下筆成信。信有一種慎重,或是承載日常生活負荷不了的情意。稀鬆平常的問候,就成了明信片。

日前搬家整理舊物,我最割捨不掉的就是那些信件。有些明信片也留著,除非是再也想不起來那個名字。與其說是對寄件者的想念,不如說我想要留下那個時代的信物,那樣慎重其事的感情。

網路時代興起,所有的事都可以公開講。我記得多年前有一對知名部落客夫妻,太太就曾在網路上說:「現在我們夫妻面對面坐著,各自打著筆電在網路上交談。咦,我們幹嘛不當面說話?」

所有的話都隔牆有耳,因為渴望隔牆有耳、想像被偷窺。

說起來我也是成天PO臉書的人,一腳跨在現在,一腳跨在過去。我往往是一則動態,有時轉傳文章或資訊。最早上網也是因為居家生活封閉,與其找樹洞不如上網看看,沒有特定對象的書寫反而沒有壓力,久而久之就成了習慣。

可是我依舊喜歡老派的說話方式,老派比較說話算話,不太會「萬人參加,一人到場」。面對面的溝通讓我們習慣有些話先在心裡轉了又轉,說出來比較委婉。也較可以從眼神、肢體體會那些意在言外。老派的情誼往往也比較確實、穩定,畢竟電腦一關,所有的情感與想像也就灰飛煙滅。

我們可以在三更半夜打開臉書或IG,看到三百公里外的陌生人在你眼前穿睡衣敷面膜,當我們淹沒在一片轉眼消逝的視訊裡,有時我真心渴望收到一張朋友寄來的明信片。

 

關鍵字

石芳瑜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