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鍾文音專欄:獨特而神秘的物種

1077
出版時間:2018/12/08 00:20
鍾文音
鍾文音

鍾文音/作家

去西藏參觀印經院時,才知道印經的紙是來自於一個奇特的物種,名為狼毒花的植物,因毒性強,用此植物製成的紙,紙因有毒而不會被吃,因此保留了經典。

遇到印經院造紙,工序從泡洗搥搗去皮來到了撕料煮料,後面還有幾道繁複工序。朋友看到我來,笑嘻嘻地放下手上的工作,轉給其他助手,忙不迭地說走走走,帶妳去採料。

我以為採料就在附近,沒想到還要徒步甚遠的山徑。

山腳下的狼毒花成片生長,花剛初開時,紅色的花苞如火柴頭。採下時,根莖流出白色液體,順間濃稠甜膩又刺鼻味道襲來,我感到一陣暈眩。

朋友在後面朝我喊著,小心有毒。我忙丟下豔麗的火柴花,也就是俗稱的狼毒花,這是人與牲口都要小心的植物。

採集生長二十年以上的狼毒花,折取根莖造紙。狼毒紙印上的經文,蟲鼠絕不碰,故上百年來依然完好。

原來與時間抗衡就是要夠毒,夠強壯。

甜美慈善的都被吃了。

長成二十年非常不易,花開年年,長成雙十年華才得以被用。

少見的狼毒花和遍地的桃花是如此地不同,桃花年年被讚美,年年繽紛燦爛,像明星,像流行歌,像香氛,總是受到歡迎。狼毒花卻像修行者,一身武藝不輕易世出,只為留下經書的永恆,其餘生人與牲畜勿近,非虔誠者也無能靠近。

這也讓我想起大部分的種子都是帶苦的,因為苦才不會被昆蟲動物吃掉,種子得以延續後代。種子以苦來保命,物種會自己適應生存法則。

像咖啡豆含有咖啡因而得以保存下來,一般的昆蟲吃到一點點咖啡因就會死了,有的則會很不舒服,人類吃了咖啡因卻會興奮,故被提煉咖啡飲料。

有咖啡業者告訴我,咖啡豆裡的咖啡因在咖啡樹生長到第四年之後會慢慢遞減,因而最好的咖啡豆是咖啡樹大概生長在七、八年左右,長到第十年的咖啡樹所長的咖啡豆就泰半沒有咖啡因了。

長到十年之後的種子所必須擔負的傳宗接代使命就結束了,因此不必啟動防衛機制。

我聽了覺得很有意思,種子帶苦味,種子有咖啡因,原來都為了傳宗接代。十年後的咖啡樹,讓我想到過了某些年紀的女人,再也不用傳宗接代了。

在聽咖啡豆的種子故事時,我的腦海也閃過在尼泊爾參觀打造佛像的職人藝匠工作室,當他們在密室打造銅像時,也常會不小心吸了銅毒。

但他們留下了莊嚴的佛像供人膜拜。

雷諾瓦說,痛苦會過去,美會留下。

種子是一切萬物的核心,種子也是核仁,難怪佛以菩提子比喻人的自性。


 

關鍵字

鍾文音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