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瞿欣怡專欄:人生必試排毒斷食營(上)

2273
出版時間:2018/12/08 00:18
瞿欣怡
瞿欣怡

瞿欣怡/作家

我天生愚蠢,愛起鬨,腦波弱,凡事不求真,哪裡好玩哪裡鑽,酒量差但酒膽頂天。夏天參加趴替時,聽同桌又瘦又美的新朋友講起斷食營:「……不餓!蔬菜水果吃到飽,而且你會清楚看到自己拉什麼,總之,就是『啪!』拉出來,超舒服!!回來後一、兩個月會瘦!」

我只聽到「一、兩個月後會瘦」,就莫名其妙跟人起了小群組,繳了快一萬元,風風火火跟著去「蔬果排毒斷食營」。到了山上才發現,我錯得好離譜!為什麼我沒有認真看小群組的討論,為什麼我話只聽一半!這是「貨真價實」的「排毒斷食」營啊!頭一晚只有水果、西米露可以吃,第二天只喝少量果汁,第三天全日斷食,第四天蔬果復食,第五天正常素食。所謂「蔬果排毒斷食營」,「蔬果」二字根本是我自己腦補!

深夜的靈修中心,我只領到一小串葡萄、一碗西米露。還好我上山前吃了一碗擔仔麵,還配了香腸、滷蛋。我萬分珍貴地把葡萄連皮吃了,西米露喝得一滴不剩,早早上床睡覺,佐賀阿嬤說的:「睡著就不餓了。」

第二天清晨,五點一到,大廳放起愛的唱頌,迎接我的是比斷食更可怕的「排毒」。老師給我十一顆半檸檬,必須搭配十一匙半鹽巴,混在兩千西西的過濾水中喝掉。我的水壺是一千西西的容量,所以我得喝兩大罐才行!而且得在兩小時內喝光才有效!

我拿著水壺,耍浪漫約朋友到涼亭喝,盤算著面對滿池蓮花,假裝在喝咖啡,幻想著用想像力克服一切。但是我又錯了,這畢竟不是咖啡,是檸檬鹽水;這裡不是文青小山丘,是深山林內啊!真實世界到底要給我多少打擊!

我一邊喝,一邊打蚊子,喝完半罐就對著大樹狂吐。忍耐喝完第一罐,我已經拉到不行。平常偶爾的小便秘確實不舒服,可是噴射式拉法也太超過!偏偏我又穿了太長的運動褲,每次噴完沖洗,都好怕褲子弄濕,只好很狼狽地在浴室裡穿穿拖拖。不過我不是最慘的,還有人噴髒好幾條褲子哩。

我看著第二罐檸檬鹽水,死都喝不下了。接下來的一整天,我嚇壞了,不是睡覺,就是發呆,偶爾到靜坐大廳做瑜伽,傍晚到菜園走走。那晚睡前,我不斷丟哭臉給朋友,我好想回家啊!但是我不行!出來混,面子最重要!而且這是深山,我插翅難逃啊!

明天還有多少顆檸檬等著我,我不敢想。不過,人到中年我漸漸相信,人生沒有白受的苦,也不會有白吃的檸檬,意義一定會在最後彰顯的!(未完)

 

關鍵字

瞿欣怡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