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詹慶齡專欄:一生做好一件事

1205
出版時間:2018/12/08 00:13
詹慶齡
詹慶齡

詹慶齡/資深新聞主播

 「一生只要做好一件事就足夠了!」通俗的勵志經典,你我都熟悉,真能徹底奉行的,卻是人群中的少數。

模糊記得,早在遙遠的孩童時期就聽過這般名言,當時小腦袋瓜的瞬間反應只覺甚為有理,應當奉為人生圭臬,後來,可想而知,小鬼頭轉過身什麼都忘得一乾二淨,等到回過神來再次細細咀嚼,已經是出社會工作多年以後的事了。

我們這代人的成長過程少不了勵志語錄相伴,從教科書「魚兒逆流而上」到課外讀物「開放的人生」之類,佐以師長諄諄教誨金玉良言,光是個人曾經汲取的智慧結晶都足以集結成好幾冊了,只是說來慚愧,我的志氣一向健忘,起而行實踐率超低,成長這一路,還真拿不出件「做好的事」可以說嘴,或許是上天美意強迫長進,成年後拜新聞工作之賜,有緣遇見許多人,或主動或被動地進入他人的生命故事,在那些有別於自己的狹隘經驗之外,看到形形色色活著的不同面貌。

可能基於差異、仰望而產生的崇拜心理,能夠專心致志「做好一件事」的生命篇章總是特別吸引我,主角來自各個領域,無論是普獲讚譽的傑出人士、還是默默耕耘的築夢者,周身都散發一股讓你不得不致敬的懾人氣場,這也許可以解釋,為什麼明明是個現代舞門外漢,那天訪問舞蹈家許芳宜時,卻會望著眼前這個人入神,而差點忘了自己擬的題綱內容,認真、純粹的氣韻實在太動人,即使在台下,人舞合一的身段仍優雅得與台上無異,現場所有人(包括我)都不由自主地想跟著她律動。

事後回想,我們之所以集體融入單一個體的魔力情境中,並不只是被「首席」、「頂尖」這些個象徵世俗榮耀的形容詞所惑,而是在近距離接觸當下,從受訪對象那裡借到了一點光與熱,不管鍾情於什麼,好像自己也可以燃燒生命閃亮發光,台灣來的宜蘭女孩,努力不懈勇敢跳上世界舞台的頂峰,回到自己的練習場,照樣拿起拖把彎身擦地板「尊敬自己的教室」,那是生命最迷人的時刻。

有人說,見諸媒體的奮鬥史只是另一種形式的煽情文本,某種程度來講並沒有錯,畢竟這個世界的確不乏一些名過其實的人事物,然而,自我的功德圓滿本來就不是給人看的,把一件事做到好本身就是一種完成,喜悅滿足是給自己的賞賜吧!

 

關鍵字

詹慶齡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