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果子離專欄:簽名與握手

500
出版時間:2018/12/08 00:12
果子離
果子離

果子離/作家

2009年2月,旅日棒球好手王貞治來台訪問,為人親和的他,球迷索取簽名,來者不拒,但在歡迎酒會上,卻為簽名一事動怒。

原來有球迷排隊要求簽名,簽完後又排一次隊。據王貞治好友說,當天會場:「有三分之一都是熟面孔,反覆索取簽名,明顯有牟利意圖,王貞治覺得相當不開心,才會在酒會上動怒。」

這則報導,我並未把重點放在有人牟利之事,而是王貞治生得出氣這件事。

王貞治生氣,表示簽名時會注視球迷,否則不可能知道有人重複簽名。

大多數偶像埋頭簽名,頭不抬,眼不看,趕快簽完趕快走,也許他正在幫一條搖尾巴的狗簽名也不自覺。王貞治可以直視且記得粉絲的面容,動作簡單卻不是常見的事。

簽名如此,握手也是。公眾人物與支持群眾握手,機會最多的,不是藝人,不是球星,而是政治人物。

握手事小,卻反映出一個人的性情與風格。以前特別注意從政者握手,發現阿扁和民眾握手,必然注目,握手握得很實在,好像彼此早已認識。

當然在反對者眼中,這是一種表演,朱天文《巫言》形容為「綜藝化」。倒是對於與阿扁競逐總統大位失利的連戰,朱天文也沒給予好評價,小說描繪他面對群眾,與選民握手時的狀態:「他勉為其難被簇擁著走入群眾的時候,很像一名遭羈押的嫌犯。他的公共肢體語言,不協調到不合人體力學的地步。他在群眾裡頭跟這個人握手,眼睛望向下一個,而微笑拋給第三個,讓每個跟他握手的人覺得他不如不握好。」

握手被拒絕是很尷尬的事,拒絕與對方握手,也帶有羞辱的意思。握手雖小道,若態度不佳或失禮,也會釀禍。霧社事件的導火線,就與握手有關。

1930年10月7日,賽德克族馬赫坡社一對青年男女正舉行婚禮,頭目莫那魯道主持。村民,殺豬宰羊,飲酒高歌,日警吉村適時路過,莫那魯道長子塔達歐莫那興高采烈的握住他的手,招呼他飲酒,吉村卻嫌塔達歐莫那手污不潔,悍然拒絕,並以警棍揮擊,雙方爭執鬥毆。事後莫那魯道前往道歉,不被接受,新仇加上之前勞役繁重等舊怨,族人決定先發制人,一場衝突因此爆發。

簽名、握手有這麼了不起嗎?它本身沒有,但那是一種態度,是人與人相待的態度,是由小見大展現出來的氣度。

 

關鍵字

果子離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